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【他日晴空】(06)【作者:夜待风雨】
【他日晴空】(06)【作者:夜待风雨】
字数:74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第六章 晴姐的心声

  看着晴姐和那个男人一前一后走近,我脸色难看的厉害,心想这个男人也跟过来干什么?亦或者再直白点,他们俩想干什么?

  是男人自己要跟过来的吗?还是晴姐让他过来的?

  但不管如何,这个男人的出现,就一定不会有好事。说不定待会晴姐陪我吃完饭后就会将我打发回宾馆,然后带着这男人回到住处就又开始疯狂交媾,享受美妙的一晚?

  我的脸色阴晴不定。

  「小空。」

  当晴姐快步来到我身前樱灵打了这声招呼时,我看着她美丽脸颜上露出的喜悦,竟有些辨别不清是真是假。

  我不禁有些迷茫。

  「怎么了?一周不见,你见到我就是这幅表情么?」见我没有反应,晴姐顿时将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盯向我,秀眉微蹙,微微不满,一股凌然气势扑面而来。
  我赶紧回过神,勉强笑了笑,却是转移话题道,「晴姐,你今天……好性感。」
  于是我便将目光理所当然的下移,死死盯住晴姐下身那双性感撩人的黑色丝袜,咕咚咽了口口水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借着路灯灯光,我发现晴姐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红霞,她微微张了张唇,继而瞪了我一眼,「你呀——」

  我假装不好意思的别开目光,晴姐则用手拉了拉热裤下摆,小声窘迫道,「是不是太短了?我也觉得太短了,可公司偏要这么穿,好难为情呀……」
  听着晴姐这随口编造的谎言,我心中一痛,什么公司偏要这么穿,是他要你这么穿的吧?亦或者,是你主动这样穿的?

  这时我斜眼偷偷瞄了晴姐身后的那个男人一眼,只见其黑瘦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  草,笑你妹啊!

  「要不,我上去换一下?」晴姐害羞道。

  我赶忙拉住,「别,就这样,我很喜欢。」

  呵呵,他看爽了,我可还没看爽呢!

  晴姐闻言再次瞪了我一眼,却还是依言不换了,她上来亲昵挽住我的手臂,黑漆的眼睛里漾出一抹神采,道,「小空,等了这么久,一定饿坏了吧?走,我们吃饭去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我答应着,可是和晴姐刚走出一步,就与眼前一直被晾在一旁的男人大眼对起了小眼。

  「晴姐,这位是?」我假装不认识道。

  晴姐好似这才想起男人的存在,她正要介绍,却见那男人抢先一步,来到我面前伸出手微笑道,「唐姐在看到你后,满眼里就都是你的影子,我被忽略也很正常。你好,我叫刘满贵,是唐姐的经纪人。」

  呵呵,刘满贵是吧?

  眼前微笑的矮小男人,自以为很绅士,但我却恨不得一拳就打在他那黑瘦丑恶的脸上,以减轻他后入晴姐小穴时给我带来的心理创伤。

  当下我嘴角一撇,淡淡道,「你好。」

  说完,我便将目光回到晴姐身上,柔声道,「晴姐,我们走吧。」

  在晴姐的愕然里,我反握住晴姐的手,不容她置疑,拉着她就从刘满贵伸出的手侧走过。

  而在擦肩的刹那,我发现刘满贵的脸色变了,僵直在空气中那只尴尬的手,五指握了握。

  晴姐赶忙拉了拉我,挑着秀眉,有些生气道,「小空,满贵在和你打招呼呢,你怎么能这样?」

  满贵?叫的这么亲昵?我一听气便不从一处来,却只是咧嘴道,「晴姐,他这个人,我不喜欢。」

  「不喜欢?可他大老远地开车送我过来,连饭都还没吃……」晴姐见我还是没有回话,声音软了下来道,「怎么说他都是我的经纪人,不要让我为难好不好……」

  「晴姐,别逼我。」我停住脚步,很认真地与晴姐对视。

  呵,我没打他就已经很好了,还想让他和我们一起吃饭?门都没有!

  晴姐似乎也被我的认真给吓到了,她张了张嘴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因为她素知,我不喜欢的,永远都不会喜欢,并且没有一丁点回转的可能。

  晴姐想了想,只好回头对刘满贵用着一种命令的语气道,「满贵,你先走吧……」

  「喂,小兔崽子。」

  可刘满贵却没打算就这样离开,他打断了晴姐的话,声音里带着愤怒,却是冲我来的。

  我饶有兴致的回过身,似笑非笑看着这个比我矮了快一个头的男人,「不好意思,我刚才没听清,小兔崽子,是指我?」

  刘满贵冷笑,「不然呢?」

  「去你妈的!」我的怒火再也包不住,拎着拳头就冲了上去。

  在晴姐的「不要」里,我一拳就砸向了刘满贵的脸颊。我个子高,比他壮,这一拳又出的猝不及防,顿时就将他打得一个俎趔,捂着脸倒退数步。

  我还要上去一阵暴打,但却被晴姐从身后死死拉住,她被吓坏了,大喊道,「小空,别打了!」

  恐怕晴姐决然也想不到,我和刘满贵这才「第一次」见面,才说了两句话的人,就会突然大打出手起来。这在她眼里,无疑就成了「你瞅啥」「瞅你咋地」的翻版。

  我的暴躁,晴姐完全就没预料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。她赶忙一边拉住我一边对刘满贵娇喝道,「我叫你走啊!你还在这里干什么!快走啊!」

  「可是,唐姐……」刘满贵捂着脸,支支吾吾,非常窝火。

  「走!」晴姐有些生气了。

  刘满贵见状,倒也听话,憋着一身火气,恨恨咬了咬牙,对我道,「小子,我话今天就撂在这里,就你刚才这态度,你根本就配不上唐姐!我呸!」

  我不禁大怒,正要挣脱晴姐的束缚再动手,却见晴姐浑身一颤,继而一身冷气的走了上去,凌然的眉眼足以令刘满贵感到绝望。

  「啪!」

  晴姐抡起素白的手,一巴掌就打在了愕然的刘满贵脸上!

  「你给我滚!」

  晴姐冷冷道,冷若冰霜的脸颜,那双锋芒绽露的狭长眼睛,不怒自威。
  刘满贵顿时有些傻了,呆呆的凝立半晌,在晴姐毫不留情的驱赶下,这才看了晴姐与我最后一眼,鼓了鼓有些红肿的腮帮,愤然离开。

  老实说,晴姐的这一巴掌,把我也看傻了。

  晴姐……晴姐竟然为了我,打了那个进入过她身体无数次的男人?我心里开始惊喜,开始狂喜,开始激动。

  我与刘满贵在晴姐心中的分量,高下立判。

  ……

  本来晴姐准备带我去吃些好吃的,但因为发生了这样一个小插曲,没了心情,我们也就随便吃了点便草草结束。

  当然了,晴姐几乎一点儿都没吃,个中原因,也就不再累述。

  只是吃饭期间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包括一路走回来,我们都只是手拉手不语,氛围安静极了。

  直到回到宾馆房间里,没错,今晚晴姐又让我住宾馆了。当我们两人挨坐到床边,晴姐这才察言观色道,「你今天怎么了?这么容易动怒。」

  我当然不能告诉晴姐,我看到你和刘满贵在厕间里做爱的场面了,只能找了个理由道,「对不起,最近公司项目量太多,心情不好。」

  「这样啊,吓死我了。」

  晴姐说着,将头轻轻靠向了我的肩膀。尔后又像大姐姐一样说了些安慰我的情话,让我不要太把公司的事放在心上。

  我点头答应着,这时,嘴边滑过晴姐被空调吹过来的发丝,我轻嗅着,想到晴姐那毫不犹豫的一巴掌,我露出柔情的笑意,感慨道,「晴姐,刚才你能站在我这一边,真好。」

  晴姐愣了愣,很快就明白了话中意思,她恨恨踢了我一脚,「废话,你是我男朋友,也是我今后最重要的人,我不站你这边,难道还站满贵那边不成?」
  我浑身一颤,晴姐这些话,如果放在以往,我或许还不会有这么大的感触,或许会将之当做理所应当,可是如今,我却真的被感动到了。

  「最重要的人吗?」我将手搂住晴姐,抚摸着她的长发,深情低语。

  可是就在这时,我却冷不丁看见了晴姐右腿内侧的热裤下,因为侧身斜靠而裸露出来的那一片黑丝,竟然有着两处手指大小的破口,露出里面雪白的大腿根部,以及隐隐而现的紫色内裤边缘。

  我的心顿时一阵痉挛,好好的黑色丝袜,为什么会在这样极深极隐蔽的位置,会很不协调地出现这两个破口?

  原因几乎不言而喻!

  我的脸色霎时间变了,刚刚才涌起的爱意,顿时全部都化为了愤怒。看着怀里这具性感香艳的身体,我用手迅速扳过晴姐的头,低头就狠狠吻了下去!
  「唔……」

  晴姐立刻睁大眼睛,在被我舔了几下双唇,准备伸出舌头撬进她的樱口时,她赶忙用手将我推开,不满道,「怎么这么突然……」

  突然?有刘满贵把你拉进男厕来的突然吗?我用着一股凄厉的表情,一字一句道,「你就告诉我,可不可以!」

  「小空,你……」

  「可不可以!」我再一次问道。

  晴姐不可思议地盯着我,黑漆的眸子定定的,好似要将我看穿。良久,她低低叹息一声,主动将身子靠前,声音软了下来,「你就那么想要么?」

  此刻,晴姐的眼睛是那么的美,带着一丝令人着迷的柔情媚意,那张漂亮的精致脸颜在昏暗的灯线下闪着光亮。在我的期待里,她将一双玉藕般的手臂搭上我的脖子,闪闪发亮、漾着水色的唇随即就贴了上来。

  「啧啧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晴姐与我亲吻着,吻的很浓情,吻的很小心。一时间,亲吻声,晴姐的鼻息声,在宾馆房间里久久回荡。

  而接吻的间隙,我吸住晴姐主动探进来的香舌,晴姐发出一声闷哼,整个身子立马就软了下来。我见机赶忙将双手从晴姐胸前穿过去,抱住她,将她抱着跨坐在我的腿上。

  或许是吻的动了情,晴姐那两条黑丝美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肚子。

  我转而一边亲吻一边抚摸起晴姐的美背,晴姐很自觉地就将整个上半身都紧紧贴在我的胸膛上,我可以明显感受到,晴姐胸前的那两团饱满挤压在我胸口,随着身子的扭动而摩擦着。

  多么令人销魂的感觉!

  我裤裆下立刻变得坚硬如铁,但我却没有丝毫的掩饰,径直抵在晴姐热裤的羞耻地带,在晴姐身子的不安分里,横冲直撞,晴姐想必也是感觉到了。

  须臾,与晴姐吻到深处,见晴姐还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紧闭的美眸下睫毛微微颤动。我不禁想到,晴姐的这张小嘴,刘满贵可还没亲过。

  我不由感到一丝满足,再想到晴姐那对美丽的乳房,我随用手将晴姐身子微微拉了拉,将晴姐的双乳从我胸膛上拉出缝隙,旋即双手趁势就攀了上去。
  「嗯嗯……」

  胸前的敏感地带被我隔着打底衫给握了去,晴姐鼻息间发出一声娇吟,但这次她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,只是将双手环过我的脖子,微微睁开的双眸含着水意,任由我的手在她胸前欺凌。

  得到晴姐的鼓励,我不禁与她吻的更凶了,双手如狼似虎一般,狠狠隔着打底衫揉捏起晴姐柔软的乳房。在将晴姐揉的双眼迷离之时,我便粗暴地将打底衫往上一掀,霎时间晴姐那滑嫩光洁的平坦小腹,以及戴着乳罩,溢出半边乳肉的酥胸露了出来。

  我虽然看不到,但双手却十分准确地就覆上了胸罩,又隔着胸罩揉了会儿,便将胸罩也推了上去。

  顿时,晴姐秀美的双乳暴露在了空气中,饱满浑圆的乳房傲立着,两粒粉嫩的乳头已经充血很硬了。晴姐只感觉胸前一凉,赶紧伸手来阻止,可是却被我抢先一步,双手已经抓在了她的乳房上,第一次真实的触感,我裤裆里的肉棒立马变得更加挺硬。

  抓在乳房上的手狠狠揉捏着,晴姐前来阻止的手却变成了抓在我的手腕上,紧紧抓着,感受我在她双乳上揉捏的力道。

  此刻,浑圆柔软的秀乳,在我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,我一只手探过乳头,晴姐的身体顿时一颤。

  这么敏感吗?

  我见此嘴上也加强了舌吻的攻势,口水声放荡地响起,双手则不断捏揉她充血的乳头,晴姐全身开始不住地颤栗。

  我心想着,不会是高潮了吧?

  我将嘴从晴姐的双唇间攸离,口水成丝,尚自连接在我们俩的唇齿间。与晴姐动情的眸子对视片刻,我便埋下头去,疯狂亲吻起她胸前的两团鼓胀乳房。
  而令我稍感惊讶的是,就像小嘴一样,被晴姐视为宝贵的小嘴和乳房,不允许刘满贵亲吻的地方,我竟然亲到了,而且晴姐也并没有喝止的意思。

  我不禁喜不自禁,一只手捏住左边乳房,让左乳变得更加饱满坚挺,嘴巴忘情的亲过每一片乳肉,又亲又舔,留下一道道口水印记,直到我的嘴攀上乳峰,一口将那粒樱桃般颤栗的乳头含进了口中。

  「嗯嗯……小空……」

  晴姐仰起皙白的脖颈,长发飘扬里,呻吟出声。

  而我则疯狂舔舐着、吸允着,用牙齿刮在乳头的敏感处,轻咬慢舔;另一只手则玩弄起晴姐的右乳乳头,很快,晴姐的两座乳房就彻底沦陷了。

  「哈啊……哈啊……」

  片刻后,晴姐伏在我身上喘息不停,我将头深埋进晴姐的双乳里,却并没有感到满足。我双手抚摸在她的后背上,一路向下,最终按在了她穿着热裤挺翘的臀部上。

  原来晴姐的翘臀,是这样的手感吗?

  我从抚摸,到狠狠地抓捏,虽然隔着热裤,但晴姐的翘臀却也是弹性十足。抓捏之际,我将晴姐的翘臀狠狠下压,让我裤裆里充血坚硬的肉棒紧抵她的私处,厮磨着。

  「嗯嗯……」晴姐口中发出这样一声美妙呻吟,杏眼微张,却也没有其他反应。

  这样磨了好一阵,磨到我阴茎硬到不行时,我喘着粗气张口含进晴姐的一颗乳头,双手从晴姐那双黑丝美腿上抽离,就急不可待地去扒晴姐的热裤。

  可就在这时,晴姐迷离的眼中却突然闪出一道光,赶忙捂住热裤中心阴户部位,摇头道,「小空……不行……」

  我闻言心一冷,自嘲般道,「为什么不行?」

  我是你男友,为什么就不行?我连你小穴都还没看过,而别人都已经在你小穴里轻车熟路了,为什么不行?

  我脸现凄伤,晴姐看着,她露出一丝心疼,缓缓将手松了开。

  于是,我继续舔弄起晴姐的双乳,两手往下狠扒热裤,晴姐不动声色地将屁股往上嵌了嵌,我便顺利将热裤给扒了下来。

  如此,晴姐下身就只剩下了丝袜和内裤,黑色丝袜将晴姐的紫色内裤包裹了个严实,令我稍感慰藉的是,丝袜除了腿根那两个破口外,晴姐那鼓胀的阴户部位,尚还完好无损。

  我隔着丝袜摸了摸晴姐的内裤,竟然已经湿透了。无比亢奋里,我赶紧将晴姐放倒在床上,伸手解开裤带,就将硬到发疼的肉棒给掏了出来。

  此刻,我也不在乎晴姐在看到我肉棒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了,我承认我的肉棒没有刘满贵的粗,也没有刘满贵的长,但我现在就只想将我的肉棒插进晴姐的小穴里!

  我扒下晴姐的黑丝,又依法要将晴姐下身最后一道屏障- 内裤给扒下来,可就在这时,晴姐突然低声哀求道,「小空……如果你一定要做的话……能不能把灯关上……」

  关灯?

  我怒从心起。

  是怕被我看到你那已经泛滥成灾的小穴吗?还是怕被我看到你那粉嫩里已经染上丝黑边的两瓣阴唇?让我知道其实你经常做爱?和别的男人一起,不分场合的做爱?

  一想到别的男人,我就想到了刘满贵那张黑瘦丑陋的脸,我顿时恶心起来,竟一点插进去的性趣也没了。

  说不准,晴姐此刻的小穴里,还留有着他们在厕间里操干时所流下的淫液。
  我差点呕吐出来,将肉棒塞了回去,坐到一边道,「晴姐,我送你回去吧,不早了。」

  好不容易才做好突破最后一道底线的晴姐,听到我的话后,她迷离的眸子里先是愣了愣,胸口被我糟蹋过的双乳一阵颤动,她坐起身,不安道,「怎么了,小空……」

  晴姐眼中的失落一闪而逝,我只好撒谎道,「对不起晴姐,是我太心急了,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。」

  闻我此言,没想到一向精明的晴姐竟然信以为真,她感动地从后抱住我,乳房紧紧贴在我的背脊,「小空,谢谢你……再给我点时间,到时候我一定会把我一切都给你。」

  呵呵,再给你点时间?还要给多久?等到你和别的男人玩够了,再来给我吗?
  「嗯。」我虚伪的点头。

  等晴姐整理好衣服,她看了我一眼道,「小空,你现在工作上不要考虑太多,也别给自己压力,慢慢来,钱总是能赚到的。」

  怎么,晴姐难不成把我对刘满贵大打出手误认为是工作压力太大?

  我不禁觉得挺有意思,便顺着她的意思道,「可我要养你的啊,没有压力怎么能行。」

  晴姐眯了眯眼,柔声道,「但你工作这才刚起步,压力太大可是会崩溃掉的。你知道么?你刚才在小区里很吓人。」

  晴姐顿了顿,继续道,「而我也已经想好了,我先赚够一笔钱,作为我们结婚的费用……」

  「什么!?结婚!?」我脱口而出,大惊失色。

  晴姐见我这个反应,顿时露出惊慌,「怎么,你不愿意跟我结婚?」

  「当……当然不是……」如果放在以前,我肯定就会狂喜不已,可如今,我竟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管这样支支吾吾搪塞过去。

  晴姐闻言后,这才除去惊慌,道,「我们结婚后,我就会辞去工作,到那时才要你养我。所以,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考虑,只管好好上班,明白了么?」
  「明白……」

  昏暗的灯光里,听着晴姐这些话,我的双手在发颤,我问道,「可是晴姐,这是你的心声?」

  晴姐反问道,「笨蛋,我的心意你还感觉不到么?」

  那你为什么,为什么还允许那个男人的肉棒肆意进出你的身体啊!

  在晴姐的吃惊里,我一把就将她搂在了怀里,在她耳边耳鬓厮磨道,「晴姐,我爱你。」

  可是晴姐,我也恨你。

  晴姐闻言,心好似化了开来,她的眼睛眯成了一道水雾弥漫的月牙儿,反手搂住我道,「傻瓜,我也爱你。」

  ……

  将晴姐送回去后,已经快12点了。回到宾馆我快速冲了个澡,躺倒在床上,忽然就想起了被晴姐一巴掌赶走的刘满贵。

  晴姐那绝情的一巴掌,也是我能够放心让晴姐回去的原因。想象一下,两人发生了这样大的摩擦,短时间内还有再和好的可能吗?

  显然没有。

  所以,两人在公司厕间里所约定的这第二场「交战」,怎么也是不可能打起来了。

  如今目的已然达到,我本可以舒服的睡个好觉,可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  凌晨快1点时,毫无睡意的我起来喝了杯茶,脑子更清醒了。我不禁想着晴姐现在睡了没有,如果没睡的话,那又在干什么呢?

  要不,去看看?

  当下我说走就走,穿上裤子,打开房门就向着晴姐的小区赶去。

  等我赶到晴姐家楼下的时候,我估摸着已经进入了摄像头的连接范围。我旋即掏出手机,连接,不多时,画面就显映了出来。

  只见晴姐卧室里灯光大开着,可床上除了叠放整齐的一床空调被外,却是空空如也!

  不是吧?晴姐人呢!?

  可我明明把晴姐给送回来了,而且这个点,晴姐也早应该睡了。

  心中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,我焦急将画面往客厅调了调,只见露出来的沙发一角,也还是没人!

  可是没人,房间里的灯为什么却还亮着?

  当下我毫不犹豫就快步上了楼梯,小心翼翼来到晴姐家的房门前,伏在门上听了会,便掏出钥匙小心地打开门。

  「咔哒……」

  房门被我轻轻打开,我蹑手蹑脚进入,却立刻就傻眼了。

  只见刚进门的地板上,横七竖八扔着几件衣服,有打底衫,有热裤,有刺眼的胸罩,有裆部烂块大洞的黑丝袜以及湿亮的内裤,除此之外,还有一件男人的长裤、长衫和内裤。

  此情此景,我脑中轰隆巨响,整个人怔在了原地。

  「嗯嗯啊啊……嗯嗯哦哦……」

  而这时,浴室方向,在淅沥沥的水声中,一声荡人心魄的呻吟传了过来。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