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【娱乐都市】(81-90)【作者:新一】
【娱乐都市】(81-90)【作者:新一】
字数:109272


            第81章董家母女花二

  次日,唐云陪同陈浩南,开车一同去了一趟公司,安排了一下公司事情,在下午的时候,两人驱车赶往了亭山别墅。那里四处环山,中间有一条小路,直通一个山顶。董家成的别墅就建立在那里。别墅占地面积很大,左侧是一个小型的高尔夫球场,背后是则是大海。早晨可以欣赏道朝阳,夜间可以凝听海潮的喧嚣。不得不说,这里算是一个现代都市的世外桃源。

  陈浩南和唐云开车来到了亭山别墅,一个年纪大概在四十来岁的男子迎了上来,他双手后背着,身着黑色西装,显得精神抖擞。这人唐云认识,这是董家成的司机兼保镖王大海。

  王大海今年四十五岁,他从二十岁退伍就跟了董家成。一直忠诚于董家成。据说他年轻的时候,可以以一敌十,丝毫不会吹灰之力。而且,虽然现在上了年纪,但身手还身很矫健老辣。虽然速度上或许跟不上年轻人,但技巧上,恐怕能及他,也没有几个。

  王大海身材年轻的时候不是很魁梧,不过步入中年,倒显得魁梧至极,一双虎眼虎虎生威,一双大手跟如来神掌似的。王大海一见陈浩南两人下车,当即走了过来。问道:「两位有事!」

  唐云道:「我们老板找董老板有些事情要谈!」

  王大海上下打量了一番唐玉,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这人不正是龙小姐身边的保镖,那眼前这人又是谁。王大海心中捉摸不定。随即向陈浩南仔细的打量一番,说道:「你们稍等,我却问问我们老板!」

  「很好!」

  陈浩南轻描淡写的道:「你最好告诉董老板一声,今天最好是见我一面。」
  王大海眼神冷了下来,没有开腔。转身走了进去。

  陈浩南向四周打量一眼,说道:「董家成还真是会挑选地方,这里的风景实在是太美了,我想龙儿她们一定很喜欢。」

  唐云笑道:「南哥,你的想法和龙姑娘的一模一样,她来这里,也同样说过这样的话。」

  陈浩南笑道:「是吗?」

  唐云点了点头,道:「是的!而且龙姑娘还在此拍摄好多的照片。」

  陈浩南道:「是啊!可是现在龙儿究竟怎么样了,我却一点头绪都没有。」
  说到这里,陈浩南的目光有黯然了下去。唐云低下头,说道:「南哥,这事都怪我,是我没有看好龙姑娘,你就骂我一两句吧,这样我的心情或许会好受一些。」

  陈浩南道:「骂你有用吗?骂你能把龙儿找回来吗?你别竟给我扯这些没用的,我要得是你的实际行动。昨晚那些人,都有什么消息带回来。」

  唐云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:「没有,龙姑娘就像在香港消失一般,一点风声都没有。」

  唐云说到这里,忽然有些不祥的道:「南哥,龙姑娘会不会……」

 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已经被陈浩南打断道:「闭上你的乌鸦嘴,龙儿不会有事。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,证明那人看得很紧,同时她也没有把握这局他是否会赢。」

  说这话的时候,陈浩南充满冷静和睿智。

  也就在这时,进去有一会的王大海走了出来,道:「陈先生,我们老板有请!」
  陈浩南微微一怔,道:「你们老板还真不简单,我们都没有见过面,他就已经知道是我来了。」

  王大海笑道:「陈先生的大名,我们老板早就如雷贯耳,再说了,堂堂腾飞科技集团董事长Mr。陈,我想纵观企业界,只怕没有几人不是认识你。」
  「是吗!」

  陈浩南笑了笑,对于董家成的认识更深了一层。当下道:「那有劳董老板费心了,还能在百忙之中,记住了在下的名字。」

  「那里!陈先生里面请。」

  跟在董家成身边这么久,王大海早已锻炼成精,什么样的人物都能应付的滴水不漏。甚至,董家成的一个眼神,他都能猜出董家成想要干些什么。他可谓是董家成养得一条忠实的狗。

  跟着王大海走进亭山别墅,里面的奢华程度,简直让陈浩南暗自咂舌,比起荣飞的皇家别墅而言,董家成的别墅显得视野开阔,风景优美。四周环山,背靠大海,亦可谓是风水宝地。香港人甚是相信风水,所有,明智如董家成也不例外。不过,这么好的一处分水宝地,却没能给他的生意上,带来任何的好处,相反,反而将他带入了泥漩之中,甚是不能自拔。

  通过一条幽静的小道,几人来到了位于别墅侧面的小山上来。虽然已经是秋末,但董家成还是只穿了一件长袖的衬衫,坐在凉亭里品茶。他和陈浩南都有一个习惯,喝不惯西方的咖啡或者奶茶,只忠于华夏大地那优良的树叶。

  不过两人所有不同的是,一个是处在蒸蒸日上的旭日阳光,一个是逐渐西下的夕阳红。而站在的位置不同,所考虑的事情也就随之不同。陈浩南走进,带着鸭舌帽的董家成走出凉亭。他的个子不高,约莫比陈浩南挨了半个头,不过身子很胖,挺着一个大肚子,里面就像装了一个小孩似得。

  两人互相握了握手。董家成笑道:「不知陈先生今日拜访,有何赐教。」
  陈浩南看了一眼董家成,发现这家伙满脸的笑意,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当下道:「赐教不敢当,董老板的年纪比我都大,要赐教也是董老板赐教晚辈才是。」

  董家成哈哈笑了一声,他的笑容很响亮,看来他的中气很足,肥胖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健康。两人信步向前走去,唐云和王大海识趣的站在了身后,没有跟上去。两人边走边谈,不一会儿来到山间一角,只见一颗枫树被风吹拂,橙黄的树叶纷纷飘落。

  董家成道:「树叶再怎么茂密,也有落叶归根的时候。」

  陈浩南笑道:「落叶归根并不代表他没用,他可以滋润树的根茎,来年又可以促成大树繁衍出更茂盛的树叶。」

  董家成笑道:「这就是所谓循环效应,看来,我们这一辈的老企业家,真的是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。」

  陈浩南笑道:「放手不一定意味着失败。董老板何不放开心态,迎接新的挑战。有的时候,机遇是可遇不可求的。」

  董家成道:「是吗!陈先生真的以为这是我的一个机遇。」

  陈浩南笑道:「是不是机遇,那就看董老板如何看待了。」

  两人说着,相互对视了一眼,心中各自谈摸着各自的底牌。不过听陈浩南的意思,似乎没有打算放弃收购陇西集团的计划。

  董家成笑道:「怎么,今天龙小姐没有跟你来。」

  陈浩南没有想到,董家成会主动提出龙儿,心想:「难道龙儿失踪,他还不清楚。」

  不过这样的想法,瞬间被陈浩南否定。当下道:「龙儿失踪了,不然,我也不会现在急着赶过来。」

  董家成满脸惊讶的道:「什么?龙小姐失踪了,是什么人所为?」

  看着董家成惊讶的表情,并不像是装出来的。陈浩南真的有些看不懂这个人,只得摇了摇头,道:「目前还不知道,如果我知道是什么人所为,我陈浩南对天发誓,我绝不会轻饶了他。」

  董家成眉宇间舒展了一下,叹道:「龙小姐是一个不可多得人才,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那可真是陈先生的损失。」

  陈浩南全身一震,不知道董家成这话是什么意思。只听董家成续道:「陈先生报警了没有?」

  陈浩南道:「这件事,我不会相信香港的警方,我相信,我一定会救出龙儿。」
  董家成道:「香港的警察能力差这倒不是什么秘密,不过董某还是祝陈先生好远,能够尽快的救出龙小姐。」

  陈浩南道:「多谢董老板的吉言,我想我会的。」

  两人站在山尖上,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。迎着海风,陈浩南感觉不出,董家成这人究竟有没有参与绑架龙儿的事情上来,因为这家伙似乎隐藏的很好,狐狸尾巴一点也不漏。陈浩南道:「今天来董老板这里,一来是看望看望董老板,二则就是通知董老板,不要错过明天的董事会。」

  董家成全身一震,先前他已经听到了董事会如期进行,没想到这件事情是真的。其实,董家成心里对这件事在清楚不过。陈浩南的到来,必定会推进董事会的进程,收购方案不会停滞不前。董家成道:「陈先生是不是在慎重考虑一下我之前和龙小姐说得方案。我们可以出售百分之五十的股份,让腾飞科技作为龙兴集团最大的股东,并且董事长一职,可以有我们两家商定。」

  陈浩南道:「董老板,我们商人的第一目的是什么?」

  董家成微微一愣,道:「商人的第一目的就是利益。」

  陈浩南道:「既然董老板知道商人的目的,那何必要自欺欺人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董老板虽然现在手上还握有龙形集团30% 的股份,但公司的资产早已成了负资产,也就是说,董老板手上的股份,不仅是空股,而且还可能为董老板带来不小的麻烦。可以这么说,我们之所以决定收购龙兴集团,其实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如果我们退出,我相信,用不了一个星期,龙兴集团就可以宣布倒闭,那时,董老板手上的股份,恐怕就要成为你的累赘。看在和董老板聊得投缘,我也就跟你透过底,我们收购龙形集团,目前根本就不是为了盈利,只是作为一个战略的支撑点,我们做出这样的决定,也是冒着相当大的风险。」

  陈浩南说的话,也并完全是虚话,作为一家公司的董事长,董家成清楚的知道,自己手中的牌并不多。能够拿得出来的,更是少得可怜。先前陈浩南说得没错,如果腾飞集团忽然撤资,那么龙兴集团就只有面临倒闭。可是经过三大人打拼的结果,董家成并不甘心,公司就这样在他手里葬送掉。

  董家成道:「陈先生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,公司目前还处在营业状态,并不像你说得那么糟糕。」

  「是吗,就靠销往大陆的金银首饰支撑着这么大的公司的销售盈利,董老板是不是太过乐观了。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不过了,关键就看董老板如何的考虑。」
  两人回到了凉亭里,董家成一路没有说话,他脸色并不好看。听陈浩南的意思,似乎一点考虑的余地都没有。他说得没错,仅靠大陆哪一点金银首饰作为公司的整体盈利,简直就是杯水车薪。根本就不能解渴。

  陈浩南在凉亭里坐了下来,说道:「董老板真会挑选地方,这里可真是一块风水宝地,一年四季,绿草如春。」

  董家成勉强的笑了笑,道:「陈先生说笑了,这里要是什么风水宝地,董某也不至于落魄如此。」

  陈浩南笑道:「哈哈,董老板严重了!」

  两人说话间,一个风姿卓越的女子端着一盘水果走了上来。陈浩南一见那人,就不由得一呆。那人不是陈浩南小时候的梦中情人关芝灵又会是谁。

  关芝灵今天穿着很性感,只见她身穿一件灰白色的风衣,长发披肩。走近时,陈浩南才发现,她内置一件低胸白色套裙,高高隆起的胸部性感十足,修长的美腿上白* 皙如* 玉,原本套着高跟鞋的脚,已经换上了一双棉布拖鞋,只露出了细腻脚后跟。她的脸色还和她年轻一样,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,还是那样的细腻光泽,没有丝毫的皱纹,一张标致鹅蛋脸上,两颊犹如少女一般,稍显红晕,就像熟透的樱桃惹人谗言。尤其从侧面观看,她那张非常细致的俏脸,平面感极强,柳月眉上化着谈谈的妆,更显得乌黑明亮。那高低大小适中的鼻子,形状出奇漂亮的嘴巴,组成了她无懈可击的完美脸蛋,较之美女空姐董佳雨而言,活脱脱的一个大姐姐,任谁也看不出,现在这位女子,已经是二十多岁孩子的妈妈。
            第83章董家母女花三

  待关芝灵将手中的水果放下,董家成站起身来,道:「陈先生,容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的夫人,关芝灵。」

  董家成话还没有说完,陈浩南的手已经伸了出去,笑道:「关小姐,我终于算是见到你本人了。」

  关芝灵微微一愣,显然是被陈浩能的称呼搞得一时适应不过来。关小姐一词,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不复存在,大多数的人,见了她,不是称为董夫人就是要好得几名朋友,称她为芝灵姐或者关妹妹。

  关芝灵的皮肤不仅外表看上去很好,摸* 起来也甚是光滑细腻。陈浩南握住她的玉手,简直就不想放下。还是旁边的唐云咳嗽一声,陈浩南这才知道自己失态,忙松开关芝灵的手笑道:「关姐姐真美,不愧为香港第一美女,小弟我差点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。」

  「哪里,陈先生英俊潇洒,不知道多少好女人排队等着你挑呢?」

  关芝灵也回了一句。不过她说话时的目光,却投向了一旁的董家成。董家成此时面带微笑,可是笑容看上去很勉强。显然,他也一时被陈浩南的称呼搞得郁闷不已。他明明已经说了,关芝灵是他的夫人,可是陈浩南打招呼的时候,却不用董夫人一词,这家伙不是故意,那就显得心机太深了。

  看着关芝灵说话的动作,神态,简直就是一种享受。陈浩南不经意间,将她和她的女儿董佳雨做了一个比较,发现她们母* 女果真有太多的相似之处,难怪自己当初在飞机上,差点就把她女儿当作了她,真是看不出来,这对母* 女花实在是太令人着迷了。

  陈浩南笑道:「多好的好姑娘,恐怕都挤不上关姐姐的万分之一,我真是恨我自己,干吗不早生二十年,这样的话,或许就能和董老板一决雌雄了。」
  这家伙绝对的捧杀,而且还是当真董家成的面。不过,女人还真是爱吃这一套,即便长的根母猪似的,如果你说她丑,或许她捞起斧头给你两斧子。如果你赞美她美,跟个天仙似的,或许她有自知之明,不会认为你说的是真的,不过心里对你的看法,那就大大的不同了。所以,见到女人,可千万千万别说她丑,不然,你就准备迎接花木兰似的女侠吧。

  此时的董家成坐不住了,当下笑道:「陈先生真会说笑话,如果你真的早生二十年,或许,我们今天就不会聚在一起了。芝灵,你去安排一下,晚上我想留陈先生在家里吃饭。」

  关芝灵笑道:「好啊,正好今天晚上,雨儿也回来。」

  关芝灵何其的聪明,董家成虽然没有明说,但也有支开她的意思。

  陈浩南岂能不知道董家成的意思。如果他真的听不出来,那或许他就不会站在董家成的面前,与他平起平坐了。于是笑道:「兄弟谢谢董老板的盛情,不过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,那就不打扰了。」

  「既然陈先生有急事,那就下次吧!」

  董家成摸* 着自己的大肚子,哈哈的笑道。陈浩南看着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,不知道真实的成分有多少。然而,既然人家都笑面相迎,自己也不能太过于拘谨了。当下笑道:「董老板这句话我可是记住了,如果有机会,一定拜访董老板,讨一杯水酒喝。」

  心中却想:「你丫头的也装得太大肚了,当我是三岁小孩吗?」

  「荣幸之至!」

  董家成说话这话,已经有送客的意味。陈浩南笑道:「那我就先走了,董老板不必相送。」

  看董家成的模样,也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。

  董家成道:「慢走,欢迎你下次再来。」

  陈浩南应了一声,转身和唐云一前一后走出凉亭。刚出凉亭,陈浩南忽然回头道:「董老板,我真羡慕你娶到关姐姐这样貌美如画的女子。」

  「多谢陈先生的赞美……」

  董老板的话语未落,陈浩南和唐云已经随着王大海消失在拐角处。忽然,董家成的目光瞬间冷了下来,一双肥手也攥得紧紧的。关芝灵并未发现丈夫有何变化,依然看着陈浩南远去的方向。突然,只听董家成冷冷的道:「还没有看够吗?」
  关芝灵全身一震,回过头来,只见董家成双眼冒着火花。当下道:「你怎么来,是那里不舒服吗?」

  说着,关芝灵想要上前查看董家成的身体。董家成一把推开了她,道:「少来虚情假意这一套。你刚才听他赞美,是不是很高兴?」

  关芝灵甚是不解的道:「他是你的朋友,赞美我两句又怎么了,难道你要让别人说你老婆是丑八怪,你才开心。」

  眼见自己的丈夫也不知道为什么,冲着自己就发火,关芝灵也甚是委屈。
  「朋友!」

  董家成冷笑道:「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是我的朋友。你知道他今天来这里是干麻的吗?」

  哗啦一声,董家成愤怒的将石桌上的茶杯扫了一地。怒道:「这混蛋是来要你丈夫的老命,你知道吗?你知道吗?」

  「啪!」

  还处在震惊中的地关芝灵,脸颊一热,已经被董家成扇了一耳光,吃惊的站在那里。眼神中原本是装满了泪花,但关芝灵此时没有。她的眼睛显得很平静。说道:「你打我,董家成,你竟然打我。」

  「我打你又怎么着,你是我老婆,我想打就打,任天皇老子都管不了我。你刚才不是很高兴吗?那小子的话你是不是很爱听吗?很好……哈哈……很好。你真美,关姐姐,多么好听的一句话。」

  董家成说到这里,忽然面露凶光,看得关芝灵暗自吃了一惊,道:「董家成,你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。」

  董家成道:「我是不是男人,你以前没见过吗?很好,既然如此,那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,什么叫做男人,你这个臭* 三八。」

  说话间,董家成猛然向关芝灵扑了过去。一把就抱住了她。

  「董家成,你真是一个疯子,我又怎么招惹你了。」

  关芝灵拼命的挣扎,试图从董家成的手上逃脱。可身子单薄的关芝灵,岂会是董家成的敌手,才三两下,关芝灵已经被他牢牢的钳在怀里。说道:「关姐姐,你的身子可真好!都他* 妈一把岁数了,还好个屁。你不是说我不是男人吗?我现在是不是,是不是……」

  「你放开我……你这混蛋。」

  关芝灵扭动着身子,尽量不让董家成的嘴亲吻上她。关芝灵实在没有办法,只得用嘴用力的咬了一下董家成的手。董家成懂得尖叫了一声,手一松便让关芝灵逃脱出去。

  关芝灵犹如惊弓之鸟一般闪到一旁,看着愤怒中的董家成,当真难以和他平时的那一副谦谦君子联系到一块。董家成看了一眼被咬的手,怒火瞬间爆发了出来,道:「臭* 婊* 子,你竟然敢咬我……」

  话音未落,董家成的身子又向关芝灵扑了过去。而就在这时,前去送走陈浩南的王大海返了回来,一见那场景,顿时跑了上去,一把就抱住了董家成,道:「董哥,你这是怎么了,你在怎么生气,也不能打嫂子。」

  「王大海,你给我松开,你松开我,我今天不好好管教这臭* 娘* 们,老子就不姓董!」

  董家成也不知道生谁的气,总之已经是怒火中烧。王大海岂会看不出来。当下道:「嫂子,你先回去,这里有我。」

  关芝灵忙应了一声,她再也忍受不住了,当下转送便离开了凉亭。因为凉亭里有只暴怒的狮子,她不能就待。

  「董哥,你冷静一点,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一步。」

  董家成的处境,王大海非常的清楚,因为董家成的许多事情,也都是王大海在进行大理,公司目前的困境,要说了解得最多的,恐怕就只有王大海一个。关芝灵母* 女虽然也从新闻中了解到一点,但董家成没在家里谈起,这件事她们也就不好多问。

  「还能怎么办?今天这小子,已经是来做最后的陈述,明天的董事会,不去也得去。不去公司面临破财倒闭,去了,公司就算从我手里永远的消失了。」
  董家成终于冲暴怒中冷静了下来,显得有气无力地坐在了石墩上。

  「董哥,你难道忘了,我们手里还有一张王牌吗?」

  王大海脸色突然冷了下来,语气说不出的冰冷。董家成眼睛一亮,道:「你是说……」

  王大海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了董家成的猜测。道:「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,我们也只有下一招险棋。还是那句话说得好,富贵险中求,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会出此下策。」

  「这真的可以吗?」

  「可不可以,目前我们能做的,也只有这么多了。」

  王大海充满无奈的说道。

  (********************)回到酒店,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多钟。陈浩南坐在
了龙儿已经做过的椅子上,苦思冥想。唐云站在他身旁,不敢出声,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因为他甚是清楚,在陈浩南思考问题的时候,最为忌讳的就是别人的打扰,跟了陈浩南这么长时间,唐云算得上是一个很懂陈浩南的人。

  半响,陈浩南问道:「沙娃她们怎么样了?」

  「阿……」

  唐云眉头微微皱起,硬是好一会儿才将思维模式转过来,道:「她们没事,今天陈小姐出去转了一圈,沙娃小姐,基本都待在酒店,并没有出去。」

  陈浩南点了点头,道:「跟他们通气一声,最近一段时间,一定要照顾好她们的安全。」

  唐云道:「这事我知道了,回头我就着手安排。」

  唐云说到这里,实在是忍受不住心中的想法,问道:「南哥,你今天和董家成谈话,从中有没有得到龙儿的消息。」

  陈浩南道:「这老家火的话风很紧,没有透露过多多信息,不过有一点让我想不明不白,如果绑架的人不是他,那又会是谁呢?」

  说到这里,陈浩南有陷入了沉思当中,唐云也不方便打扰,当下走出房间,任由陈浩南独自理清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  夜深人静的时候,陈浩南还坐在椅子上,一动也未动,之前陈香和沙娃都来找过他,都被他拒绝在门外。而就在他起身的时候,房门再次被敲响没,陈浩南甚是无奈的道:「我不是叫你们去睡了吗?怎么还来敲门。」

  当陈浩南把门打开的时候,只见一个美丽的女子站在他的门口,双手紧扣,显得很紧张。陈浩南一见到她,就立刻认出她来。她便是董家成的女儿董佳雨,飞机上的美女空姐。不过让陈浩南惊诧的是,这丫头,脱* 下空姐制* 服也还是这般的清纯丽人。

  陈浩南道:「怎么是你!」

  董佳雨听到声音,心里猛然一阵,只觉得声音好熟悉。当下抬起头来,也是一惊,忙道:「怎么是你,你就是陈浩南?」

  陈浩南点了点头,道:「没错,我就是陈浩南,都这么晚了,你上我这里来干吗?」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董佳雨我了半天,都我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倒把她原本白皙无暇的脸蛋,我的通红,配上她那张精美绝伦的脸蛋,简直可以秒杀宅男朋友们。

            第84章董佳雨的诉求

  「先进来再说吧!」

  陈浩南将董佳雨迎进门去。一进门的董佳雨显得很紧张,娇弱的身子忍不住发抖。陈浩南见了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,心中似乎猜到了一个大概,问道:「是你父亲叫你来得?」

  董佳雨摇了摇头,陈浩南道:「那你找我究竟为了什么事情,要是为了飞机上的事情,你之前不是已经跟我道过谢了吗?不必在亲自跑一趟。」

  董佳雨有些不确定的再次将头抬了起来,看着已经脱去上衣的陈浩南,轻声问道:「你真的叫陈浩南?」

  陈浩南也搞不清楚董佳雨到底想干什么,当下点了点头,道:「如假包换,我需要拿身份证你验一下么?」

  「不……我不是那意思?」

  董佳雨慌忙的说道:「你只要是陈浩南就好。我找的就是你。」

  陈浩南道:「你不需要太紧张了,我在你面前很可怕吗?」

  陈浩南说着,给她递过一瓶水去,接着说道:「说吧!你找我是不是为了你父亲的事情?」

  「你已经知道我是董家成的女儿了?」

  董佳雨有些意外的问道。不过话一出口,她就已经知道,眼前这个人,他既然有能力吃掉自家的公司,自己是董家成女儿这件小事,有何以瞒得住他。当下道:「在飞机上,你是不是就已经知道我了。」

  陈浩南看着一双美眸。道:「你需要我说真话吗?」

  董佳雨道:「当然是真话!」

  陈浩南笑道:「那好,在飞机上,我并不知道你是董家成的女儿。如果你认为我在飞机上帮你,是抱有什么目的,那么很抱歉,让你很失望了。」

  董佳雨愣了一会,才说道:「我不是那意思,在飞上的事,我真的很感谢你。可是我没想到……没想到……」

  董佳雨说到这里,忽然止住了口。陈浩南道:「没想到什么?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董佳雨一时哽咽,竟然说不出话来。上齿忽然又咬紧了自己的下唇。黑溜溜的眼珠子,在她的眼眶中只打转,想要说的话,就是说不出来。眼眸一闪,眼泪瞬间流了出来。

  陈浩南看着她的模样,心有不忍的道:「你回去吧,我与父亲的事情,我会和他自己解决。如果你方便的话,你给我给他带个信,想要让我放弃收购龙兴集团的计划是不可能的事情。至于其它,我们可以在谈一谈。」

  陈浩南的坚定没有太出乎董佳雨的意料。董佳雨并未站起身来,她只是猛然喝了一口水,道:「真的没有其它办法可行吗?」

  陈浩南道:「我是一个商人,商人不可能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事情,如果真的那样的话,那现在,或许我就不会站在你的面前。」

  陈浩南说着,站起身来,走到龙儿的办公桌前,将一份收购计划书给找了出来。接着走到董佳雨的身前,道:「这是我们公司的收购计划书,你可以先看看,我要说的也就这么多了。」

  董佳雨没有想到,陈浩南会把收购计划书借给她看,当下接了过去,大致翻看了一遍,发现这份收购计划书写得真的很完美,蓝图也勾勒的很好。要是和现在的公司状况比较起来,如果这份计划能够得以实施,那么公司一定能够走出低谷,重创辉煌。可是,让董佳雨不解的是,陈浩南为什么非要收购公司,难道融资不成吗?于是问道:「陈董事长,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?」

  「你问吧!」

  陈浩南忽然发现,眼前这个丫头,并不像是表面那样,对他老爹的公司表现得漠不关心。董佳雨道:「我爸的公司,目前是不是已经处在斥资状态。」
  陈浩南并没有否认,道:「你说得没错,公司目前处在负资产状态,如果你们真的不愿意第三方介入。那我很遗憾,你和你的家人,不得不面对资产被没收,公司倒闭的困境,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,最好的结果就是,从此以后,你和你的家人,都要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过日子。」

  董佳雨握着手中的资料,甚是沮丧的道:「我真的没有想到,公司目前的处境会这么的困难。」

  说到这里,董佳雨再一次忍不住流出眼泪来。陈浩南叹了口气,将手中的纸巾递了过去。董佳雨伸手接过,抬起头来,说了声谢谢。心中却想:「原来爸爸独自一人承受了这么大的压力。公司恐怕早在几年前就面临资产崩溃。」

  想起自己前段时间过生日,还收到一部爸爸送来的跑车,自己真是太不孝了,想到这些,董佳雨就心酸不已,眼泪也忍不住哗哗的直流,看得陈浩南直皱着眉头。

  在他看来,他早已练得铁石心肠,可是面对如此的场景,他还是有不少的触动。他忽然闭起双眼,沉思:「我不能心软,如果我一步仁慈,说不定就得葬送了公司的的性命,我能冒这么大的险。还是龙儿说得对,只要我们不做最坏的一个,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。」

  就在这时,董佳雨忽然站起身来,道:「你这里有酒吗?」

  陈浩南甚是不解道:「你要酒干吗?」

  董佳雨像是鼓足了勇气,道:「你我也算是认识一场,你请我喝一杯,应该不成问题吧!」

  此时的陈浩南,真的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丫头,当下点了点头,转身向橱柜走出,取出一瓶红酒,在夹起两个玻璃杯,来到了董佳雨的面前。将酒瓶盖子打开,倒了两杯。还没等陈浩南说话,董佳雨首先端起一杯,道:「谢谢你的酒!」
  话语未落,一扬脖子,半杯红酒已经被她喝了下去。

  陈浩南吃了一惊,暗道:「看不出来,这丫头酒量这么好。」

  可是下一秒,陈浩南忽然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误。因为才一杯红酒下肚。董佳雨的脸便红了起来,尤其两边脸颊红得跟一个红苹果似的。看得陈浩南微微一愣一下,道:「你喝不了酒。」

  董佳雨摇了摇头,道:「

  不……我很会喝酒。而且很厉害。「

  董佳雨说着,也不去理会陈浩南,就像跟酒做了朋友似的,又伸出手去,倒了满满一杯红酒。然而,看着董佳雨的动作,陈浩南被震住了,暗想:「这丫头想干嘛,难道想醉在我这里吗?」

  的确,看董佳雨喝酒的样子,大有把自己灌醉的意图。就当她还想继续喝酒的时候,忽然被陈浩南阻止,道:「你不能再喝了,如果再喝下去,你会醉的。」
  「你松开我的手,你让我喝,我不会醉。不会醉……」

  挣脱不了陈浩南的大手,董佳雨忽然失声痛哭了出来。泣道:「为什么会这样?这到底算什么。你松开我,你让我喝,让我麻醉我自己。」

  陈浩南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,大声道:「你到底闹够了没有。」

  董佳雨被震了一下,抬起头来,那朦胧的眼神,甚是惹人怜惜。他注视着陈浩南半响。看得陈浩南心狂跳不已,一种不祥的预感让他的心情一阵激动。说起来,这种事情还真是挺悲哀的。陈浩南真没有想到,这丫头今天到此来的目的,竟是是这个。当下咳嗽了一声,道:「我看时间也不早了,要不我先送你回去,或者在酒店给你……」

  陈浩南原本想说:「或者在酒店给你顶一个房间。」

 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董佳雨一个终身扑了过来,说道:「你就要了我吧!」

  陈浩南吃了一惊,一把将董佳雨推开。道:「你说什么?」

  既然已经如此了,董佳雨也彻底放开了,她把自己的一件浅蓝色的外套脱了下来。露出一件粉色的内衣。挽了挽自己凌乱的头发,道:「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,只要你答应我,不要收购我爸爸的公司,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她还没有说完,陈浩南毅然拒绝道: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」

  「为什么?难道我不够漂亮吗?」

  董佳雨接着酒精,大胆的说道:「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的身子绝对干净,并没有让任何人碰过。」

  听董佳雨这么说,陈浩南立刻怒道:「你说什么?你把你自己看成了什么,一件可以交易的货物吗?要是如此的话,我想你找错了对象,你现在就可以出去了。」

  陈浩南真的是怒了,这不仅是因为董佳雨将他的人品看低,他虽然是喜欢和女人缠绵,但绝不会用女人的身体谈交易,这是一个严责问道。

  不得不说,今晚的董佳雨衣着很得体,搭配上她优雅绝俗的脸蛋。完美的体现出神仙姐姐的模样。在她的脸上,依稀能够看出许多关于关芝灵的影子,尤其她那一对柳眉和娇小玲珑的瑶鼻,几乎和关芝灵一模样。而她粉色内衣下的一对玉人,也像山脉一般,在她的胸前起伏不断。性* 感的衬托出男人垂涎的美* 色。

  看着董佳雨性* 感十足的妙曼身子,要说陈浩南不心动,那是骗人的鬼话,如此的良家玉人,是多少人都奢望觊觎的。可是陈浩南十分的清楚,如果今晚自己真的做了这事,虽然他可以不遵守承诺,可以当做是一夜风* 流。但他不想做一个被辱骂的禽* 兽。

  董佳雨没有想到陈浩南会如此的愤怒。当下一呆,在她的眼里,男人本* 色这一点都不容易怀疑。可是,眼前这人却不是那样,他真的是一位正人君子吗?董佳雨心中不确定,虽然陈浩南话说得很大声,可是听在董佳雨的心里,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,甚至有种欣慰的感觉。然而,当他想起父亲目前的处境,她又不得不做出一个让她十分看不起的决定。只要能让父亲渡过难关,让她做什么,她都无怨无悔。

  她的身子向前一倾,忽然楼主了陈浩南的脖子。陈浩南猝不及防,嘴巴已经被她给封上了。虽然这丫头亲吻得很青涩,但她似乎很卖力,试图打开自己的荆门。陈浩南感受到董佳雨舌他忽然抱住董佳雨的头,将她驱离自己的嘴边,问道:「你这样做,难道你不会后悔吗?」

  「你只要答应我,不收购我父亲的公司,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」

  董佳雨红着脸,满口酒气的说道。陈浩南道:「你此话当真。」

  董佳雨道:「我虽然是一介女子,但说过的话,绝不会返回。」

  陈浩南道:「如果我让你做我一辈子的情人,不给你婚姻,你也愿意。」
  董佳雨呆了一下,这个问题她倒是没有想过。在她看来,只要过了今夜,自己跟这个男人,就在也没有什么关系,她还是可以过着她以往的生活,只是生命中不再是完整的自己。可是,即便如此,只要能够帮主她父亲,这又有什么?现在的女子,不都是结了婚还可以离婚在结吗?然而,陈浩南忽然的一句话,彻底打乱她原来的想法,如果真的要做他一辈子的地下情人,那么自己的这一生,从此刻起,就算是永远的结束了。或许我以后的生活很好,可是永远也只能做一只金丝鸟而已。

  董佳雨的内心在挣扎,陈浩南却满脸笑意的看着她,道:「你想好了吗?如果你觉得后悔了,你现在就可离开我的身子,我是个正常的男人,你这样躺在我的身上,我可不能保证,我接下来会做什么?」

  陈浩南的身子没有动,就这样的斜靠在沙发上,而董佳雨的身子侧斜着,正好将陈浩南一半的身子压在了身下。这样的动作,要多暧* 昧就有多暧* 昧。陈浩南向董佳雨的胸* 部苗了几眼,能够清晰的看到低胸内下的深深乳* 沟,陈浩南暗自赞了一句:「这丫头,简直是太迷人了。要不是老子有顾虑,真想现在就把你给上了。省得我揪心不已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皮皮夏 金币 +10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