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【女儿是十七中视频的女主角】(03-04)【作者:qianwang007】
【女儿是十七中视频的女主角】(03-04)【作者:qianwang007】
字数:509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女儿是十七中视频门的女主角(三)

  「禽兽,禽兽,禽兽」

  张谦的双手不停揉搓,那条又小又薄的内裤在他手中扭曲、盘旋,洁白的泡沫不断产生,又被冲天而降的水丝带走。泡沫一点点消失,内裤慢慢恢复了原貌,上面沾染的精液,泪水,黏液都已经被水带走,它被洗的干干净净的,恢复了纯洁的面目。

  破碎的东西能被修补好,脏的东西能被洗干净,可修不好的东西,洗干净的东西,还是原来的东西?

  「咚咚咚」

  「爸爸,还没洗完澡啊,我要上厕所,憋不住了。」

  门外传来女儿那娇俏的声音,张谦如梦初醒,赶紧把手中的内裤,把洗衣篮里面的衣服丢进洗衣机,开启放水程序,然后手忙脚乱的开始擦拭身体。

  「马上好,马上好。」

  他围上浴巾,打开门,女儿迫不及待的冲进来,还不停的推他出去。

  「快点,快点,快憋不住了。」

  女儿已经长到他下巴的位置,还穿着那件半透明的粉红色睡衣,蕾丝花边一摆一摆的,保卫着下面那对鸽乳和那嫣红的乳头。她温暖,柔软的手推着张谦的背,让他又有了一点点热。

  以前不是这样的,他无数次的抱过女儿,女儿也无数次的抱过他,女儿吻过他的脸,他也吻过女儿的脸。女儿喜欢洗完澡后,穿着睡衣,窝在他的怀中看电视,那青涩的翘臀坐在他腿上,纤细的大腿贴着他的大腿,他可从来都没动过一点点坏心思,可现在这是怎么了。

  张谦维持着原来的模样,一边走一边说,「别推,别推,地上有水,小心摔着了。」

  女儿急不可耐,说,「快点,难道你想看我撒尿?」张谦怔了怔,被一把推出浴室,门被立刻关上。

  浴室的门又被打开,露出女儿那花一样的笑脸,「爸爸。」

  张谦强装镇定的看着她,内裤已经洗干净了,也被扔进洗衣机泡着了,谁也不会发现他干了什么。

  女儿继续说,拖着长声,又娇又媚,「想看我撒尿吗?」

  不待张谦发怒,啪的关上门,银铃般的笑声从浴室内穿出来。

  张谦摇摇头,他拿女儿丝毫没有办法,她在外面是温文尔雅,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,而在家从来就是无法无天,对张谦这个父亲也是没大没小。

  笑声停了,浴室里再次恢复了安静,紧接着就是一阵沙沙声,那是溪流在欢快的奔腾,也是夏天湍急的暴雨。张谦又羞又恼,几步就走进卧室,关上了房门。
  张谦躺在床上,随手拿起一本书,刚一翻动,就掉下来一张纸片。

  「爸爸,我爱你。」是女儿那优雅的笔迹,还用红色颜料笔画了两颗挨在一起的心,下面标着日期。张谦打开床头柜的抽屉,把纸放了进去,哪里已经有几百张。

  卧室内一片黑暗,张谦躺在床上,他很疲倦,很轻松,就是睡不着,。
  「咚咚」

  「爸爸睡了吗?」

  张谦本来是不想出声的,还是说,「还没。」

  门被无声无息的打开,女儿站在门口,客厅灯火通明,单薄的睡衣根本挡不住任何光线。纤细笔直的腿紧紧闭拢,中间没有一点缝隙,只有在那最顶端,才透进来一点点亮光。稚嫩的臀部微微胀着,然后线条急剧收缩又张开,那是她盈盈一握的纤腰,还有凸出一点点的乳根,圆润的双肩,修长优雅的脖子。

  这剪影美到了极致,有充满奇特的魅惑,让人忍不住想要毁灭她,想要尽情的探索她,张谦吞了口口水。

  「这么晚了还不睡?」女儿慢慢的走到床边,说着两个人日常的对话,女儿的眼中,闪着幽幽的光。

  「明天周末嘛,可以睡晚一点。」

  「你不是要去玩吗?早点睡吧,不然玩起来没什么精神。」

  「好啊,你居然偷看我手机,我生气了。」女儿的动作停了一瞬间,嗔怒道「别呀,我只是收拾的时候不小心看了一眼,再说你天天看我手机,看一眼不行啊。」

  「可我睡不着。」她坐在床边,香气袭人。

  「数羊就好了啊。」

  女儿坐到床边,床垫发出轻微的嘎吱声,细微的波动瞬时传遍整张床。
  「还是不行,我之前试过了,我要和你睡。」女儿一下子就扑到张谦的身上,用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,脸挨着脸。

  张谦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,尽管隔着薄薄的被子,可还是能感受到那对酥乳,香甜的气息喷到他的脖子的上,一阵麻一阵痒,他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挠动。

  「不行。」

  张谦大声说,用力的架着女儿的双肩,不让那可爱的乳房碰到自己。可强烈的光线穿透了薄薄的睡裙,整个乳房的形状第一次完整的、近距离的出现他眼前,完美的水滴形状,随着他的举动而颤动,那颗嫣红的乳头已然挺立。

  张谦如同百猫挠心,好想抓,好想捏,好想舔,好想吸。

  女儿又用力抱了抱张谦,那酥乳又跳动了一下,「怎么不行?前两个星期不是还睡在一起的吗?真是的,还没老,就这么健忘。」

  张谦当然没有忘记前两个星期的事情,那天武汉下雷阵雨,最怕打雷的女儿要和他一起睡。窗外雷电交加,暴雨如注,女儿躺在他的臂弯中安然入睡,张谦闻着女儿的芬芳,也酣然入梦。他再一次梦见了妻子,全身赤裸着向他走来,乳波臀浪,巧笑嫣然。张谦紧紧的抱着妻子,疯狂相吻,妻子赤裸的身躯像蛇一样,在他怀中扭动,一再点燃他的欲火;而张谦的手在妻子身上不停游走探索,想弄清这么多年来,妻子的改变。

  当他的手感到一阵潮意的时候,张谦突然醒了过来,怀中没有妻子,只有女儿。女儿的一只脚压在他身上,膝盖正好压着他坚硬如铁的肉棒,而睡裙堆积再乳房上,被她枕着的手压着她的后背,将女儿赤裸的乳房紧紧的压在他的胸膛上。而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女儿的内裤中,掌心是那丝滑的毛发,丰满的阴阜,两根手指轻轻压着阴唇两侧,微微张开的裂缝里含着另一根手指,整只手上都沾满了润泽黏滑的香津。

  还好女儿没有醒,只是脸颊绯红,娇喘微微,一直到整理好她的衣服都还没有醒。从那天起,他有点害怕见到女儿,每次见到她,视线总会不由自主的投向那娇艳的双唇,高耸的乳峰,摇曳多姿的臀。

  「为什么不行,你要说清楚。」女儿就是这样,凡事总喜欢讲出一点道理来,可张谦怎么能说出那最黑暗,最肮脏的理由?怎么能说害怕在睡梦中再一次侵犯女儿,乃至犯下那会遭受天打雷劈的罪行吗?

  「不行就是不行,你都这么大了,以后只能和自己的丈夫睡在一起。」都是那个贱女人,让女儿失去了妈妈,他一个父亲,怎么能开口给他的女儿讲这些私密的事情呢。

  「哦,不就是上次摸了我吗?这有什么?我是你的女儿,小时候帮我换尿片,帮我洗屁股,后来妈妈走了,你帮我洗澡,我身上那个部位你没有摸过,你身上那个部位我没有见过?」

  「你!」张谦张大了嘴巴,没想到女儿当时其实是醒的。真笨,都已经是哪个状态了,她怎么可能还没醒嘛,也就是自己掩耳盗铃。

  「估不到我当时已经醒了吧,」女儿嘻嘻的笑着,「其实我很喜欢的,只是怕你尴尬罢了。」

  女儿轻轻抚摸着父亲的脸,轻声的呢喃着,「我身上每寸肌肤都属于你,我身上每个部位都属于你,只要你要,8 岁,18岁,28岁,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什
么地方,我都可以给你。」

  张谦再也忍不住了,在女儿的惊呼声里,一把抱起女儿,飞快的跑进女儿的房间,把她抛到床上,然后飞一样的跑回自己的房间,关门上锁。他这时才能喘口气,女儿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,刚才真担心会忍受不住。

  倒在床上,半天也睡不着,阴茎一直都是梆梆硬。干脆打开电脑,进入熟悉的色中色论坛,一边看那几篇熟的可以背下来的文字,双手不停的摩擦着火热的肉棒,口中喃喃念着,「文倩,文倩……」,一直到白色的岩浆被喷射出来。
         女儿是十七中视频门的女主角(四)

  一阵敲门声把他吵醒,然后是女儿那充满朝气的声音,「大懒虫,起床了。」
  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早餐,散发着馥郁的香气,女儿将他推到椅子上坐下,自己坐在他的旁边。也许是要出去玩的缘故,女儿今天穿的很漂亮,黑色的圆口皮鞋,黑色的丝袜一直到膝盖上,在丝袜与天蓝色的短裙之间,露着一节雪白的绝对领域。上身是一件天蓝色的小西装,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打底衫,年轻的乳房将打底衫高高撑起,显露出那条深邃的乳沟,和半个丰满的乳根来。脸上化着淡淡的妆,粉嫩的嘴唇娇艳欲滴,精致的脸庞已经有魅惑众生的能力。

  她挺挺身子,胸部更加明显,一面将黄灿灿的炒蛋,红通通的香肠夹到父亲盘子里,一边撅着嘴说,「爸,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。」

  张谦不敢看旁边的女儿,只顾将食物拼命的塞进嘴巴里面,食物很美味,女儿一定花了很多心思,他却无心品尝。

  女儿很高兴,坐在旁边叽叽喳喳的说着,像欢快的百灵鸟,张谦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。

  「我们谈谈吧,宝贝。」张谦推开餐盘,转向女儿,那白的耀眼的绝对领域再次映到眼中,腿不小心碰到女儿那被黑丝袜所包裹的腿,滑的像水,弹的像棉花糖。

  「行啊,谈什么?」女儿的笑容有点僵硬,她大概猜到接下来的内容。
  张谦抓着女儿的手,「宝贝,你要知道,这个世界上,我曾经最爱三个女人,如今我最爱你。当年你拯救我的时候,我就发誓要好好保护你,要让你获得幸福,这么多年来,无论多苦多累多绝望,只要一想到你,我就又信心满满。这些想法是全天下所有的父亲所共有的。我希望能一直保护你,直到把你交给另一个能给你幸福,能保护你的人手中。到那时,爸爸我就心满意足了。」

  「你爱我吗?」女儿也推开餐盘,没理会他的话,问他道。

  「当然,我的乖女儿,我永远爱你,我最爱的就是你。」

  「不是那种对女儿的爱,而是对女人的爱。」女儿的神情很严峻,她也受够了,也想得到一个真相。

  「那怎么可能?你是我的女儿,永远是我的女儿。」

  「可我爱你,像爱一个男人那样爱你,每天我都爱着你,每时每刻我都想和你在一起,」

  「宝贝,我是你的父亲,永远是你的父亲,你将来会找到爱你的男人,会有另一个适合你的男人在等着你,你们会结婚,会生小孩,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……」

  「别骗自己了,我爱你,像爱男人一样爱你;你也爱我,像爱女人一样爱我。」她站起来,大声说道。

  「我没有。」他的声音很大,很没有底气「你有!你会盯着看我的嘴,我的胸,我的屁股,我的内裤,我的大腿。」女儿,一边说,一边用手指着那个部位,张谦的目光想被牵引的木偶,也看向那个部位。

  「你想亲他们,你想摸他们,你想占有他们,你那天晚上摸我的时候,你自己的也硬了。而且……」女儿停顿了一下,眼神里闪现着奇异的光,张谦想阻止她继续说下去,感觉再继续下去,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。

  「昨天你用我的内裤打手枪了。」晴天霹雳,她知道了,她居然知道了,张谦茫然的站起来,不知道该躲到哪里去?

  女儿走到张谦身边,手如同灵蛇一般钻进他的睡衣中,抓住那火热,坚硬的肉棒,大声的嘶吼,「看,你是爱我的,像爱一个女人般的爱我的。」

  张谦最黑暗的秘密就此被揭开,他就像赤身裸体走在大街上,周围人都投以一样的眼神,这让他羞愧难当。而女儿柔软冰凉的手,还紧紧的握着父亲那火热坚硬的肉棒,他想射精,他想将心中所有的怒火都发射出来。

  「别说了!」

  「啪」

  张谦重重的打了女儿一巴掌,女儿被打了一个踉跄,手上想抓着点什么,冰冷的手重重的握着他的肉棒,像圣诞那晚一样紧紧的裹住。他的肉棒已经硬了太久,马口分泌的黏液已经涂满了她的手,涂满了整条肉棒。那柔软的手紧紧的裹住那坚硬的肉茎,逐渐滑开,从后到前,最后是龟头,快感不断的涌上来。那手离开了阴茎,马上抓住内裤,睡裤,它们被越拉越大,终于撕拉一声,这两条裤子都被扯裂开来。

  张谦的肉棒刚刚脱离了那双温暖的手,现在又暴露在清晨清凉的空气中,快感攀登到顶峰,输精管强力的悸动,一道乳白色的精液被强力的喷射出来。
  女儿踉跄着倒地,刚才还摸着他肉棒的手捂在脸上,另一只手撑着地,整个人就这样斜斜的坐在地上。她头发散乱,一条腿坐在屁股下,另一条腿远远的伸出来,长袜与短裙之间,是雪白的绝对领域,嘴唇微微张开着,茫然无措。
  张谦的精液正好喷到了女儿雪白的脸上,落在那粉嫩的唇瓣上,而鲜红的手掌印在雪白的脸浮现,女儿看着他的眼神里面带着震惊,羞涩,愤怒,幽怨。
  这淫秽的景象冲击着张谦,他的灵魂向下坠落,情绪却愈加高昂,精液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来,落在女儿光滑的额头,俏立的鼻尖,带着手掌印的脸颊上,有一股更是直接落入那微张的双唇中。

 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看着那鲜红的掌印,他简直不敢相信那是他动的手。自从这可爱的天使来到人间,他就将其视作珍宝,没有骂过她,没有打过她,甚至连大声一点对她说话都没有。

  可在今天,他大声的说她,还打了她,甚至还用自己那肮脏腥臭的东西玷污了她。从八年前女儿拯救了他开始开始,他发过誓言,要是有人敢伤害他的宝贝,敢让他的宝贝受气,敢让他的宝贝痛苦,他一定会让其遭到最严重的惩罚。他伤害了女儿,让女儿受气,让女儿痛苦,那么自己该怎样惩罚自己呢?

  乳白粘稠的精液一股股落在女儿脸上,在女儿脸上流淌,女儿茫然无措的看着她最深爱的父亲。那根丑陋粗大的肉棒还在高高的仰着头,光滑的头部有鸡蛋大小,虬结盘绕在棒身的粗大血管更是将其衬托得威武雄壮。一团团白色的粘稠液体从中喷射出来,落在她的脸上,其中一团更是直接钻进她的口中,有点腥,有点臭,有点喜欢。

  她知道那是什么,趁父亲睡觉的时候还偷偷摸过,大部分的时候会耷拉成一团,软的像面条。摸着摸着,那东西就会慢慢站起来,硬的像钢铁,还会一颤一颤的,如同即将发动攻击的眼镜蛇。而这些乳白黏液是父亲生命的精华,当年她就诞生于此,它们之间血脉相连。

  女儿的脸火辣辣的疼,耳朵嗡嗡作响,居然敢背叛自己的誓言,还敢骂她,还敢打她,不过这不重要,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。她站起来,抹了一下脸,将那沾满精液的手亮给张谦,大声的说,像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,「还敢说不是像爱女人一样爱我。」

  张谦还在继续喷射,却没有丝毫快感,女儿如花的脸上涂满了精液,她的手上也全是他那腥臭的精液,他的视线没有焦点,只觉得灵魂正坠入深渊。这是他平生最丢人的时刻,还是在他的女儿面前,父亲的颜面荡然无存。

  他恨自己,恨女儿,恨妻子,恨所有这一切。

  「滚,滚,滚,滚啊,你不是我女儿,我不是你爸爸,你给我滚出去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,我没有你这样个女儿。」

  张谦几步走进卧室,反手将门重重关上,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,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,各种复杂的情绪在脑中窜来窜去,不久他就沉沉睡去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