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【女高中生子宫奸】【作者:indainoyakou】
【女高中生子宫奸】【作者:indainoyakou】
字数:598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女高中生子宫奸

  最近学校流行着「新体验」的话题,不管什么事情,只要是全新的、惊奇的,都会很快地在每个小圈圈内流行起来,其中当然也有色色的类型。和大家一同追寻新体验的我,就在同学们的怂恿下挑战某个传闻很色很色的子宫按摩体验。
  「啊,你好你好!敝姓白,是位按摩师。」

  「你好……」

  那位自称按摩师的白先生大概四十出头,矮小乾瘪又秃头,穿着难看的格子衫,还有股中药味,真讨厌。不过他动作和讲话都非常斯文,没有因为年龄差瞧不起人,这点倒是没那么让人反感。我决定把他当成有点噁心、但是为了新体验勉强可以接受的对象。我们在宾馆大厅见面后立刻进房间。

  「这间看起来很不错呢,也不需要垫毛巾。请直接躺上去就好,罗小姐……
  唔,我可以叫你心瑜吗?「

  「随便啦。倒是我要先脱吗?还是叔叔要帮我脱呀?」

  「各自脱吧!」

  意外地很没情趣,连被人家动摇的感觉都没有,真是扫兴。

  不是我自夸,好歹我也是固定花钱在保养品上的女孩子,论及外表可是前段班的,身材也算是不错了;每次给男友和学长甜头时,他们总是哈得要死,床上表现更是一个比一个卖力。这样的条件,在这种弱不禁风的中年男眼里却毫无吸引力……

  「哇!心瑜你的身体很漂亮呢!」

  「欸?喔,还好啦……」

  对了对了,就是这样!就是这种色瞇瞇的目光!下半身的反应也──

  「咦?」

  「嗯?有什么不对吗?」

  「与其说有什么不对……」

  我盯着叔叔的跨下,不晓得该不该继续说下去……因为他的那话儿简直就像蚯蚓似的,未免太细了吧!

  「啊──第一次看到都会吓到吧,哈哈!」

  谁管你有没吓到,我说这也太悲惨了吧!大概就是两个小姆指接起来那么大……跟竹竿一样啊!

  「别担心!这个啊,就是叔叔的秘密武器!」

  把这玩意当成秘密武器是否太悲哀了!连人家国中前男友至少都有中指的粗度,小姆指实在太惨了啦!

  「总之先躺下来吧!看心瑜这么紧绷,叔叔先帮你马一下!」

  「好喔……」

  躺到软绵绵的床上时,遍及全身的柔软触感中忽地涌现一股罪恶感──大概是忍不住一边嘲笑、一边却同情起叔叔的尺寸吧……和这种瘦竹竿上床还真是「新体验」,哈哈。

  叔叔晃着他竹竿状的阴茎爬上床,看起来似乎有点勃起了,粗度还是一样令人不忍直视。我只好盯着落叶色的天花板,以免笑出声来。

  「那么,叔叔要碰你啰。」

  「喔……好啊。」

  好什么好啊──要是同学们在场,大概会边笑边打我这么说吧。讲完之后回头想想真的很白癡耶。

  叔叔那双比青春期男生要粗糙许多的手掌贴到了我腰上,十根手指随着掌心的移动缓缓伸缩、轻轻压揉,好似在寻找手感般;他把我弄得有点痒,而我又在面朝天花板想着该怎么跟大家说他的竹竿屌,不禁咯咯地笑了。

  有点出乎意料的是,叔叔接连按了好几分钟都是在腰部和腹部,没有往上或往下,也没滴口水到我身上,和以前碰过的男生完全不一样。尽管我满喜欢现在这种感觉,却也忍不住猜想──会不会是我的身体吸引不了他呢?

  我虽然只有C,但胸型算很翘挺了,一点也不觉得会输给大而无用的D;乳晕……有点宽,但没宽到令人作呕;乳头小小的,算是优点吧?就算这一年来色泽变成褐色,不过还是非常浅的,男生们的反应也都不觉得难看啊……

  「呜……!」

  腹部某处突然一记刺痛,仰首思索到一半的我忍不住迸出哀鸣。叔叔马上松开深压着的指头。

  「抱歉抱歉!因为叔叔上个对象是比较丰满的女生,卵巢位置不太好找,不小心就压得太用力……」

  「没……没关系。呼呜……」

  呜,麻麻的,虽然消退得很快……可是腹部一带好像都热了起来。

  叔叔居然还说什么卵巢,他是真懂还是骗人啊?算了,我也搞不懂,反正只是来体验的……

  不知不觉间,给叔叔按过的部位都变得暖呼呼,那双粗粗的手似乎也比刚开始要舒服得多。一旦稍微松懈,就忍不住逸出舒爽的叹息。

  「喔,心瑜的阴蒂勃起啰!」

  「不要说啦……这种事……」

  「很可爱呢!粉嫩粉嫩的,看起来很光滑……叔叔摸一下可以吗?」

  都要做爱了,抚摸之类的就不用问了吧……我抬起右臂遮住眼睛,有点害羞地点点头。

  叔叔一只手继续揉着下腹部,一只手摸往右腿内侧,以轻推暗示我腿再开一些,然后以指腹轻触阴蒂头,温柔地点压起来。

  「嗯嗯……!」

  比起按摩肚子要更直接的刺激连袂而至,投身於那股愉快中很难教人不轻喊出声。有点像没那么粗鲁的男生们,不过感觉更放松也更悠长。

  摸着摸着,呼吸渐渐加快,汗水也流出来了,曝露在叔叔面前的私处自然也相当湿润。而且不知怎地,叔叔的抚摸明明就更舒服,却不像自慰时能到达顶点……即使流出了好多分泌物,想被爱抚的心情依旧丝毫未减。

  就在这时,叔叔停下了持续好久的按揉,以他那被我的汗水弄湿的手指探入小阴唇之间,接着朝阴道口蹭了蹭、推了推……把我搔得心痒难耐。

  「身体很健康,爱液充足!这么一来就不需要润滑液了。」

  「嗯呼……要、要做了吗?」

  「嗯!现在来让心瑜享受一下叔叔的秘密武器,做好心理准备喔!」

  「好的……」

  或许是因为按摩和爱抚太舒服,我对叔叔的感觉没那么讨厌了,忽然就想补偿他。我移开压到发热的右臂,在稍微刺眼的灯光下挺起上半身,脸朝向正用湿纸巾擦手的叔叔,眼睛却忍不住盯着那根细长的阴茎,问道:

  「那个,要不要人家先用嘴巴服务一下?」

  叔叔笑笑地摇头:

  「谢谢你,我很心动,不过现在不能这么做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口腔细菌非常多,这些细菌进入阴道不太好。虽然也能立刻清洁啦……但叔叔其实很懒惰的,哈哈。」

  「噗,这样的话没关系呀!我男友都是先吹再进来的,也没怎样啊。」
  「不对,『插入的地方』可不一样喔!」

  对了……这位叔叔是为了子宫按摩才来的,我却中途就把他当成普通的做爱对象了。真是的,怎么会忘了呢?

  「虽然心瑜的身体很好,但叔叔可不想一个不小心就害你细菌感染。这次就容叔叔婉拒啰!」

  「我知道了,那就等完事吧!」

  叔叔有点讶异我这么坚持,但他笑笑地没有再回绝。随后我们乔了下姿势,我侧躺在床上,叔叔把我叠在上侧的左腿抱起,变得像是狗狗撒尿的抬脚动作;
  叔叔要我怎么动我就照做,反正他在那边乔来乔去,我也不知道是乔什么意思。

  一切就绪后,叔叔再次摸了摸湿答答的小穴,接着便将他的竹竿屌放进来。
  「哈嗯……!」

  阴道前端感觉到肉棒之际,我下意识迸出装饰性的呻吟。不料叔叔给了我一记苦笑。

  「其实没什么感觉对吧!」

  「……嗯,对不起。」

  「不用道歉啊!叔叔的尺寸本来就很少遇到适合的性器,虽然也是有啦……
  不过这就很看女方的经验了。喔,抱歉抱歉!不是在说你不好喔!「

  「没关系啦,我的那里也算经验多的那种吧……」

  「啊哈哈……好了,这样润滑就够了。接下来重头戏啰!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叔叔的腰一下挪这一下挪那,原本难以捕捉到的阴茎因为磨擦而有了些感觉。接着它开始往内深入──并以一记撞击使下腹部深处泛起痠麻感。

  「嘶呜!」

  明明才撞一下,怎么会这么痠!以前被更粗的肉棒插进来时也没这么痠啊!
  「喔,心瑜的子宫颈相当柔软呢!」

  「咦……真的,碰到了?」

  「当然!这姿势就是为了稍微拉直心瑜的阴道,叔叔才能顶到你的宝贝子宫喔!」

  「可是好痠喔!」

  「正常啦,待会还会更痠喔!」

  「还会更……噫哦!」

  又一阵痠麻迅速传开,整个下体瞬间脱力了一下,和叔叔四目相望的脸也立刻皱紧。但这次并非只有撞那么一下,而是感觉到龟头正顶着子宫颈,慢慢、慢慢地往颈口处挪移……就好像有只很痠、很麻的手在搔着里面一样。

  为了忍耐住不让身体再一次脱力,我茫然失措地用力也不知道有没作用,只晓得心脏跳得好快、呼吸更加急促。

  「呼……!呼……!呼呵……!」

  仅仅是子宫颈被龟头顶住、承受着不时传来的抖动,再加上手指按摩下腹部的动作……没多久竟然就让我汗如雨下,整个人从用力忍耐到脱力放松……还差点就失禁。

  「慢慢地陷进去了呢!心瑜可爱的子宫颈口正在逐渐被撑开喔!」

  叔叔下流的声音使我不禁想像,自己的子宫颈被他那瘦弱的龟头逐步撑开的模样……沉重的痠麻感不时突破幻想袭来,尿意也在一片脱力中侵袭着勉强憋住的膀胱,屁股更是羞耻地接连泄出小小的屁声。

  「呼,开得差不多了。龟头已经进了大半,再一下下就能完全插入啰!」
  叔叔第一次流下的汗水滴落在他按揉中的下腹部一带,和我的汗水混在一块,一同滋润了暖洋洋的肌肤。但是在那块暖土的深处,却累积一大团几乎要把我击溃的痠麻感。我没想到都已经被磨到没有力气了,痠麻与痠痛竟然还如涨潮般不断拍打着下腹部。就在我连最后一点力气都要用尽、准备开口投降时──

  「咕欸……!」

  ──阴茎挤穿了极其狭窄的颈口,以几乎和子宫颈紧密结合之姿,插入、顶住了我的子宫。

  「呜哇……这就尿出来啦。屁眼也在努力往外推呢,可别真的大便在床上喔!」
  明明清楚意识到自己屁股底下的湿热正在扩张,我却没有闭紧的力气了……
  就在叔叔插入子宫之后,痠痛与麻痺感彷彿大爆发似的夺走了我的感官,体内一举一动造成的感觉只剩下这几种,根本连是否有一丝快感都不晓得了……
  「心瑜的子宫非常温暖呢。可惜你尿床了,插着你也无法移动。得趁尿骚味浓起来之前做完……接下来,请你好好享受吧!」

  子宫好不容易开始习惯静止下来的阴茎,叔叔却在这时展开抽插……一度平息的感官刺激骤然爆发,我再度被深沉的脱力感拖入谷底,呜呜欸欸地呻吟出声。
  「呼……!呼……呼欸欸!呜嗯欸欸!」

  我感觉到了……子宫颈被肉棒撑开的极度痠痛,以及即将把它吐出去的松弛的舒爽感……但是,那根对阴道来说过於细小、对子宫而言又过於粗壮的肉棒,却在脱出的前一刻旋即塞了回去。

  「咕呜欸!」

  龟头凶猛撞击子宫内壁的瞬间,累积於此的脱力感有如电击般打向全身,整个人瞬间无力化。

  「呼啊……!呼哈……!呼……咕!咕噫噫噫!」

  叔叔不再给我喘息的机会,紧接着做出第二次、第三次、第四次抽插……我也跟着咕噫、咕噫地发出难听的叫声。

  「等……!等等……!我……呼……呼行了……噫噫!」

  在床上投降认输什么的……以前根本就没想过,现在却因为脑袋与子宫的深度打击,迫使我在不明白为何认输的情况下迸出这个念头。叔叔当然不肯接受,他大概比我更瞭解到──其实我的身体根本就还撑得下去。

  「呃……!呃……!呼呃……!呃呃呃……!」

  做到一半,本来就咬得紧紧的子宫颈开始出现灼热感,曾几何时寻回些许力气的我,也因此再度开始施力……这时叔叔他总算放过子宫了。松弛感得以一路往外颈口延伸到底,因抽插而紧绷的子宫整个松懈下来,无以言喻的舒爽顿时取代痠麻感,一鼓作气瀰漫开来。

  「呼……!呼嘿……!嘿欸……」

  冒汗发烫的身体禁不住舒爽浪潮而颤抖,视野给汗水柔化成片片光影,枕头也几乎都被汗水沾湿了。就在我沉浸於这股令人愉快的松懈感中,来自颈口的挤
  压感顿时把我的身体唤回紧绷状态──但是肌肉的紧绷似乎无法传至怠惰的子宫
  ,叔叔的肉棒再度将颈口撑开……湿湿滑滑地钻了进来。

  「呜噫噫噫……!」

  滴答、滴答──叔叔那直盯着我的面孔变得狰狞,斗大的汗珠沿途滴落在我的肚子到胸口上;他整个下半身往我这儿深压,顶住子宫的肉棒压力逐渐增强,本来抽插时没能完全塞入子宫的龟头,这下完整地陷进来了……

  「喔喔,心瑜的感觉真棒!叔叔跟你完全结合在一起了喔!」

  「呼……呼哈……!好……好胀的感觉喔!」

  「啊──真想就这样一直塞满心瑜的宝贝子宫!」

  「什么宝贝的……真害臊……」

  叔叔说着这些话的同时,脸上依然是有点吓人的表情,但我却不再排斥他的模样了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或许真的是因为结合了吧……当他弯身想吻我时,我反而主动伸长脖子好与他接吻。吻没几秒,他另一只手就摸上我的胸部,轻轻逗弄、拉扯乳头,边玩边吸我的嘴。

  「啾呜、啾咕、啾、啾噜、滋噜、嘶噜噜噜……噗呼!哈……!哈啊啊……!」
  以收吻及收手为信号,叔叔开始了比刚才要更强劲、更快速的抽插……那颗深深地与子宫挤压成一块,随着压力一同变形、扭曲的龟头,也粗暴地缩回子宫颈,并随着每次抽插磨蹭起脆弱的内侧颈口。

  「呜……!呜喔……!喔吼……!嗯吼喔……!」

  叫声很快就在叔叔的冲刺中变了调,但我再也无法顾及这些,仅剩的力气全
  部往子宫集中──尽管我根本不晓得为什么会这样──就在这股力气一次又一次
  地被肉棒撞散、搅烂之际,享受着一股从强烈痠痛中冒出新芽的异样快感。
  「呼!呼!心瑜!叔叔要射啦!」

  「呼欸……?等……呼呜!嗯!嗯呃!呃呜呜……!」

  「这就!呼!现在就!射满心瑜的宝贝子宫──!」

  「噫咕欸欸欸……!」

  根本来不及阻止……不……也许我其实是不打算阻止……因为那痠、那痛所带来的奇妙快感彷彿只是一缕轻烟,稍一分神就会消失;所以打从它出现开始,我就不曾分神思索其它的事情。结果就是──在极其强烈的压迫感中迎接叔叔的射精。

  原本就足以塞饱子宫的龟头,再度因射精肿胀起来;充血的表面粗暴地从子宫内侧推挤着,几乎密合的狭缝间又被一波接着一波的精液注满,整个子宫都被叔叔的龟头和精液撑胀了……

  明明就好烫、好痛……可是,体认到子宫被男人的龟头零距离灌精的事实,大脑就像当机似的,传出一阵阵与疼痛二字背道而驰的、羞耻的快感……

  「呜欸……嘿……嘿欸欸……」

  这种快乐在叔叔把消肿的龟头抽离子宫后,依然持续着。甚至因为叔叔射精后的爱抚放大了。

  「嗯咕……啾咕……噗、噗咕……滋噗……啾噗……」

  叔叔把宛如废人般瘫软着的我放正,双腿跪在我肩膀两侧,将那根刚奸完人家子宫、还带有一点红渍的细长阴茎放入我嘴中。既没气也没力的我,只能勉强闭起双唇,一边任由叔叔的半软肉棒在我嘴里来回推弄,一边享受着叔叔那一下搓揉阴蒂、一下抠弄小穴的爱抚……

  事后,叔叔把他的联络方式用麦克笔写在我的大腿上,说着下次就要收费之类的,便先行离开了。而我又多躺半个钟头,才有力气从满是尿骚味的床上爬起来清洗一番。

  激情消退之后,我对叔叔的感觉又转差了。因为以后找他竟然还要收钱!要我拿钱给男人换一场奇怪的性爱,又不是头壳坏去!更何况做过之后就觉得里面痛痛的,还得瞒着爸妈看医生,超麻烦的!我再也不会找这个叔叔了……

  「啊,这边、这边!」

  再也不会……

  「嗯?没有喔!我也才刚到!」

  可是,自从做过之后,不晓得是生理还心理影响,总觉得……

  「二、四、六、八……十张,给你!」

  像小穴一样下流地开开的子宫颈,好想被触碰……

  「快点、快点!人家已经……已经……!」

  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的,子宫插入的欲望……

  「忍不住……想被叔叔插得乱七八糟了!」

  最终还是将我带回叔叔的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完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