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无垢痴女】(09)【作者:Neroia】
【无垢痴女】(09)【作者:Neroia】
字数:170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九章——觉醒之前

  「我们……要去哪里?」尽管怯懦,但我还是好好的说了出来。

  「刚才不是说了吗?去KTV唱歌喔!」那个人漫不经心的搂着我说道,一边把我带进这幢满佈七彩霓虹灯的大厦门口。虽然我年纪尚轻,涉世未深,人事经历浅薄,但我好歹还是知道这些霓虹灯下的招牌上写了什么东西,而此地,更不应该是我这种女生可以随便涉足的地方。进入电梯之后,那个人说「你不是说喜欢唱歌的吗?我的朋友也喜欢的,我们可以一起玩玩看的。」

  「呃,但……」他的朋友?

  闻言之间,脑海里瞬即浮现起那天那两个人的外貌,面目模糊了,要说印象的清晰强烈,还比不上他们曾经放在我嘴巴里的那两根丑陋东西——所以,今天相约出来,吃饭逛街都只是幌子而已吗?把我再度分享给他的朋友玩弄才是目的吧?

  啧!

  哼!

                呜——

  怎么了喔?姚小唯!

  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后,难道你还抱有什么天真想法吗?

  拜託!别再天真了!好吗?你不会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什么吧!我告诉你,这个人从没有因为你的纯真软弱而稍稍萌生起那么一点点的怜悯,反之,他正正是因为你的纯真软弱,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践踏,一次又一次的蹂躏你的稚嫩身体。你不是因为那个人的邪恶而堕进这一片深渊里头的,你是因为你自己的软弱,因为你自己的劣根性,所以才把原来的康庄大道引导进去这个不能逆转的死角!
  「228号房间,谢。」走进大厅,那个人立刻朝着一旁的侍应生嘱咐道。
  「这边……请!」闻言之际,那个刚才还在低头玩手机的年青侍应生迅速打量我们俩,然后视线若即若离的停在我的身上。

  随着侍应生的引领,转过了那一弯,走进了这个狭小的廊道上后,烟色酒气充斥弥漫,那些刺耳欲聋的音乐和不加节制的歌声亦狠狠的打进脑袋里头了。
  今晚也会一样吗?

  会吗?

  来到房间前了,才想要伫足片刻,争取一点时间好好想想,哪知道世界并没为我停留——门被推开了,比刚才还凶猛的喧哗吵声更直接的袭来了,还有一阵呛鼻的酒气烟雾扑面而来,瞬间已把我的五官完全笼罩住了。房间很昏暗,唯一的光源是从大电视屏幕上投来的微弱光线,大概映射出了三、四个分坐房间里的身影,中间那个宽阔的茶几上更放满了各式各样的酒餚.

  「鸡爷、猫哥!抱歉抱歉!我们来晚了!」那个人一边说,一边搂着我的肩膀进内。

  「……哇!不晚不晚!有好东西吃,再晚也不晚!」

  「看来不错喔,真的是十七岁吗?」里头两把粗犷男声说道。

  「当然!货真价实!她今天算是赏面了,平常都只穿校服,不怎么化妆的。」那个人一把搂住我,续道「你们看她今天还特意化了个妆才来的。」

  其实我不大搞得懂他们的对话,听上来像是在谈论我的事情,但又听得令我糊里糊涂。半晌,眼睛终於适应到了房间的昏暗,这下才能好好看清楚里头到底有什么人在——总共四个人,都是男人。除了那两个面目模糊的猪朋狗友外,坐在最里头的另外两个男人,看样子都有年纪了,一个油头粉面挺着大肚皮的,另一个则把头发染成了不知是金色还是银色。

  「喂!快点跟人家打一声招呼吧!」那个人轻拍我一下,以指示意道「他们是鸡爷、猫哥。」

  「呃,系……你们好。」

  「声音不错喔!」不知道是鸡爷还是猫哥,那个染头发的如此说道。

  「来,坐喔。」那个大肚皮的招手道。

  「……呃?」

  「没听见吗?坐下来吧。」那个人附和道。

  坐?

  不知怎的,心跳渐渐的急了。

  我是真的感到紧张焦虑呢,感觉就像……对了,就像小学五年级的那一年,因为成续差了,老师要跟家长会谈的那一天的感觉。我知道一旦坐了下去,就得面对了,只有在坐下去之前的这个时间里,我才还有选择要不要逃走的决定权——匆匆扫视过了眼前的一切,那些鸡爷猫哥猪朋狗友的样子,还有那个人,还有宽阔茶几上的酒餚,甚至电视屏幕上的浮光掠影,我知道……

  「发什么呆了?坐喔!」说着,那个人又拉又扯的把我簇拥到沙发前,一边把我拉过去,一边跟那些鸡爷猫哥的尴尬笑说道「抱歉抱歉,这个丫头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,既不懂礼貌,又不会出来做人的道理……我代她向你们道歉。」
  虽然那个人如此恭恭敬敬,但只换来那个大肚皮的一句说话「喂!你搞屁呀!谁叫你坐在我旁边的!」

  「啊!抱歉抱歉!呃……抱歉抱歉。」哈巴狗的笑脸之后,那个人突然厉色送来,毫不吝啬的蛮力将我一把拉到那个大肚皮的旁边,两手捏着我的肩膀不让我逃。末了,再度换上那个哈巴狗的笑脸道「鸡爷,猫哥,两位慢慢享用喔。」
  不!

  只要还没坐下去,我仍然可以离开的!

  「小美女,过来喔!」那个染发的龇牙裂嘴的笑道,一边站了起来,向我递来了邀请的手。

  不行!

  这一次!

  只有这一次!无论如何都不行!

  但……

  却步的那一刻,我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并不是龇牙裂嘴之下满是纹身的粗壮手臂,而是发现自己退无可退的时候,更被无情的推了一把——哼!我还以为自己的身体心灵已是了然坚决的呢,还以为自己不动如山呢,哪知道在这一瞬间,我的身体轻如羽毛、飘如落叶。踌躇碎步之间,身体踏前了,那个染发的抓住了我,没有蛮力,只是顺流而去,转眼间已栽进这两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怀抱里。
  困在这两个人之间,那个呛鼻的烟酒气味更形强烈。

  「坐喔,小美女。」那个染发的展露出一张猥亵笑脸,两手拉着两手,要我一同坐下去「喂,你叫甚么名字喔?今年十七岁吗?还在上学是吗?现在是哪一个年级了?」他的身体靠得很近,几乎一张口说话便能嗅到那些烟酒臭气的距离,双手亦从没松开,把我紧紧捏住,紧的让我感到身体绷紧而无所适从。

  「我……呃,我叫小唯,我……还在上高中。」

  「小唯吗?很好听的名字喔!而我呢,你可以叫我猫哥喔!名字是不是很可爱呢!猫猫猫,哈哈!」那个染发的迳自兴奋莫名的侃侃而谈起来,别说没顾理我,也没顾理其他人的道「旁边这个大肚皮的,你可以唤他做鸡爷的!我们都这样子称呼他的,你知道原因吗?」

  面对如此压迫感的提问,我只有尽力而为的摇一摇头,明白的说「呃,不……不知道。」

  「因为——鸡喔!哈!因为鸡爷养了很多鸡喔!哇哈哈!我们的鸡爷可是不折不扣的农夫来的!」说话间,这个猫哥已经失心疯似的笑了起来。

  「噗!」

 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这声失笑,但一定不是我自己,因为我从没听懂这个猫哥的自说自话,更搞不清楚他在那边失心疯似的狂笑是所为何事……但更重要的是,现在的我没空多想这些呢。我在意的是那个人,那个把我带到这个地方的人,仍像一头哈巴狗的站在一旁,似是压抑的以手背掩紧嘴巴,不让自己失礼人前。
  看着这个人的口脸,我的心情真的很迷茫——当下,我能够做的只是死盯着他,一切言语溢於眼内,期望他能发现我的困窘!哪管只是一丁点儿的也好,我也希望他能察觉得到。

  「哎,小美女,那你现在有没有拍拖喔?有男朋友吗?」没了刚才的疯狂态度,说着说着,那个猫哥终於松开了我的手,但却挨得更靠近了。那一只手才刚绕到我的背上,这一只手亦放到我因端坐而绷紧不已的大腿上来,就只是轻轻放着而已,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  「……呃,我,呃……没喔。」

  「竟然没有?你长得这么标緻喔,脸蛋又可爱,眼睛大大的……虽然化妆有点怪怪的。」

  「猫哥,她没有男朋友的!我敢肯定!这是小弟观察得来的!」那个人突然插话道。

  「啧——他妈的!」闻言之际,那个猫哥突然变脸起来,态度不屑的跟那个大肚皮的道「我还以为哪个废物在搭讪了!鸡爷,那个废物还在这里干什么?」不知何故的突然变调,气氛霎的也僵了,那个人和席上的猪朋狗友突然都面面相觑。

  那个称呼为鸡爷的大肚皮,瞧着那个人,稍稍的抬高了下巴示意。

  「呃,我……我只是想跟两位大哥讨论一下我的那件事情而已。」那个人结巴的道。

  「讨什么他妈的论?你以为你是谁?」猫哥毫不客气的骂道,呛声之间,把我吓得整个人更绷紧了。

  倒是那个鸡爷轻轻松松的,绕起二郎腿,仰头侃道「大熊,我是听说你今晚会带好东西给我吃,所以才赏面出现的,所以嗯……」说着说着,这个鸡爷缓缓回头打量我一眼,然后才跟那个人续道「原本我跟你们真的没啥好谈的了,但呃,我这个人很老实的,我们似乎可以稍稍谈一下。」

  「喔——哈,多谢鸡爷!多谢猫哥!多谢多谢多谢!感激不尽!」说着,那个人兴奋莫名的越趋越近。

  那个人快要坐下之际,猫哥突然怒吼道「你他妈的滚开!我干你妈的要谈都不是现在谈吧……只要看见你这个废物的样子,我都已经没兴緻了!你要我下边一整晚都『六点半』吗!」不知道那是作势还是来真的,我只看见这个猫哥咆哮之际,拳头早已握得死实死实的,一副要海扁下去的样子。

  「好,好好好好……好好好好好好!」不知漏了多少个好字,那个人仍是一脸哈巴狗的说「我我我我们当然懂得看时机的,我我我们会,呃……自动消失!我们会自动消失的!我们不会妨碍两位大哥的雅兴,我们会自动消失的!我们,呃……两位慢慢享受!慢慢享受!」

  「要滚的尽快了!」猫哥乘势吼道。

  自动消失?滚?

  呃……

  等一等!所以,这个意思是那个人和他的猪朋狗友都要离开吗?

  为何要离开?

  不要这样!

  不要这样!

  我不要那个人离开!不要离开!

  我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,甚至是我这些年来遇过最坏得通透的人,但,但要是他走了……

  那我要怎办?

  他走了,要我独自一个面对这些可怕的人吗?这些人我都不认识的呢……啧!难道我又认识那个人吗?甚至名字年龄背景都不认识呢!就算认识了这些,难道又等於我真的认识他了吗?不!完全不是那一回事!他是现在我唯一的依靠!别的都不重要!此时此刻,纵使他有多讨厌有多坏透,他仍是我的救生筏呢!有他在,我才可以面对这一切荒诞不经的事情呢!

  不是吗?

  「那那那好吧,我……我们会在两位大哥享受完了之后才再过来,好吗?」说着,那个人猛的不断给他的两个猪朋友狗友打眼色,一边结巴说道「我们我们我们现在就走了,现在走的了!不妨碍两位大哥的好事了,我们稍候,不,我们会,呃,没一时半刻都不会回来的,两位慢用!两位慢用!」

  这一刻,不管有用没用,我都想至少争取一些发言机会「呃,等等……」只是,他听不见……他跟他的两个猪朋狗友就如落荒而逃一样,行色匆匆,狼狈不堪的离开了这个房间,头也不回的遁入了外边那个炽眼的空间里。

  或者,就算他听见了也好,他也不会为我萌生起丝毫的同理心吧。

 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吧。

  是吗?

  不是吗?

  哼!

  房间关上了,眼下一切回复那种昏暗。

  「他们……」

  「哈!小美女,你来了这么久,我们都没有好好招呼你呢!」不待我的说话,猫哥回身便从茶几上捎来了一只空杯子,再把旁边一大瓶分辨不了颜色深浅的饮料倒下来,一边说道「口渴了吧,来,喝一杯冰凉的绿茶,好吗?」话语之间,杯子装满了,递来了,也强行挤到我的手心里了。

  教诲於心,纵使心思凌乱,但我亦得提醒自己谨慎一点。努力撑开了鼻孔,拼命嗅着里头的液体——没有异味,也没有令人倒胃的酒臭呢。

  「嘘——傻瓜来的,你怕我们下药吗?真的是绿茶来的!」说着,猫哥一把抢过了杯子,尽情喝了一口,咕噜过后才叹道「嗄!冰冰凉凉的很爽!我告诉你,我们这些人最讨厌装神弄鬼的了,不信的话,你试一口!一小口就行了,如果味道不像是绿茶的话,我猫哥立刻跟你道歉赔罪,好不!」

  面对猫哥的强势,到了这一刻,是怯於反抗好,还是逼於无奈也好,为了避免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也不得不遵从。半晌,我才小心奕奕的捧起杯子,轻轻的啜了一口——的确是冰凉得从心透发出来,味道也是平常喝得到的瓶装绿茶,只是比较淡了一点。

  「对了对了,这才像样的喔!」猫哥吃吃笑道,眉飞色舞的说「小美女,我告诉你,这里你要吃的喝的都可以随你喜欢,今晚这个帐单都是猫哥的!不要跟我客气!你喜欢的想开一瓶酒也行,哎,你不喝酒的,对吧?应该不会没喝过酒吧?哈。」

  「我……我不敢喝。」我不敢喝,不等於从没喝过。以往爷爷寿辰筵开数席,大姊总会背地里把烈酒和汽水混和起来偷喝。有一次不小心拿了大姊的杯子,以为是汽水,一咕噜的喝下去之后,那一整晚都在浑身发烫头昏脑胀的状态下渡过。
  「不敢喝?哈?哈哈——这样子才对喔!哈!女生就是要懂得保护自己,对不!」说话间,猫哥那一瞬间的表情凝滞,总令我觉得他的话中有话,别有意思。半晌,他更是眉飞色舞的说道「来来来!听闻你很喜欢唱歌呢!既然来了,就要尽情的玩!今晚有我跟鸡爷陪你唱个爽的!」

  「呃……不了不了,我,我其实……」我的人事经历尚浅,面对如此声势凌人的猫哥,我根本不懂得如何招架。亦因为猫哥太强势了,他不说起,我也几乎忽略了另一边的那个大肚皮鸡爷。匆匆回望,那个鸡爷仍是绕起二郎腿,一直侧目我们的事情,但见我的回望,他亦只是嘴角勾动了半分回示一个乾笑而已。
  「别跟我们客气!来!」说着说着,猫哥已捎来了摇控器交到我的手上。
  怎么办?

  真的要在他们的面前开腔吗?一直以来,我只敢跟朋友到KTV唱歌的呢,亦只有在朋友面前,我才够胆放声高歌呢……不!现在不是为这种事情烦恼的时候呢!我为何会在这个地方的?为何我会身在此地,跟两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坐在一起?那个人真的就这样,把我丢在这里吗?那个人真的走了?他为何要要离开,把我一个小女生丢在这里?

  我不是他的……

  啧——哼!

  对喔,我根本不是他的谁呢。

  「这个这个!这个女星近来很红吧,是不!最近到处都听能看见她的宣传!」猫哥突然指着屏幕说道。

  「……呃,她最近推出了新的专辑呢。」

  「我说对吧,对不!」猫哥似是邀功的说罢,续道「你会唱她的歌吗?你应该会吧!总有一两首能够朗朗上口的歌曲吧!近来到处都在播放她的歌呢,我听得多了,都会哼个几句呢!」

  「呃……嗯。」尽管知道不需要讨好,但还是被猫哥的说话挑动起了这种心态——新曲热播!这一首还不大会唱,然后那一首的内容太奇怪了,那……这一首没听过呢。啊,对了,是这个吧!这是主打歌曲之一,猫哥听过的应该是这一首歌吧!手指头按下了选择键后,没一会,屏幕黑了,瞬间再进入MV的开场,然后前奏播放起来了。

  「啊!对对对,就是这一首!肯定是了!」猫哥兴奋不已的说道。

  「爱真的需要勇气~来面对流言蜚语~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~我的爱就有意义!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!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!放在我手心里……你的真心~」

  「哇啊!哇啊啊!好听!很好听啊!」声音虽然粗犷,更盖过了咪高峰的声音,但那种声嘶力竭的呼喊,真的很能够打进心扉——随之而来的,更是那些尽管单调但令人激昂的落力鼓掌声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——」

  「嘻——」难为情吗?我想是有一点的,但比起难为情,我更满足於那种令人飘飘然的愉悦心情。

  「小唯很厉害!唱得很好!比那个歌手还好上百倍喔!」

  「嘻,咳——怎么可能?咳——」

  「听我的!猫哥明人不说假话的,我说你是就是!是不是喉乾了,喝一口之后再唱吧!」

  「咳——呃,好的。」

  放久了,虽然不及刚才冰凉,但总算为乾燥的嘴巴滋润了一下。

  咕噜——这个绿茶的味道真的不错呢!

  「再来一首,再来一首!Encore!Encore!Encore!」
  「呃,不,不好的……」虽然心里兴奋,但我还是抛出了客套话「我,我才刚唱了一次,我……」

  「客什么气了!你唱得好听,当然是让你唱了!难道要我这把吵耳的破喉声唱吗!啧!」

  所以……我还可以续唱一次喔?

  「……只要你能听到我、看到我的全心全意~哇啊~啊啊啊啊啊~哇啊~」很开心呢!是第一次吗?是第一次觉得,原来到KTV唱歌也能如此开心的吗?原来,就算只有那么一个观众为自己鼓掌的感觉,是如此的令人兴奋呢!好了,深呼吸,好好的把它完成「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~你会发现!你会讶异!你是我最压抑、最深处的秘密!如果你愿意一层!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~你会鼻酸!你会流泪!只要你能听到我、看到我的全心全意~你会鼻酸~你会流泪~只要你能听到我、看到我的……全心全意!」

                嘘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嘘——

  嘘——唱得太卖力了吗?头有点昏呢!

  哈哈!

  听说人们呼气太急,也会导致脑部缺氧而头昏脑胀的呢!

  哈!

  我竟然因为唱歌太卖力了而头昏脑胀呢!真笨喔!

  哈……哈哈哈!

  「口乾了吗?再喝一口湿润一下,好不!」

  咕噜——呼!冰冰凉凉的很爽快呢!我还可以再唱个十首八首呢!小女子的首本名曲还没出场的喔!

  「来!坐下来休息一下!」

  休息一下?也好——哎唷!换了沙发吗?还是加了座垫?怎么屁股上的感觉跟刚才不同了?噗——糟了!我竟然糊里糊涂的坐到别人大腿上了呢!嘻!哈哈!我真的很笨手笨脚喔!哈!要尽快跟人家道歉才行呢!哪有人像我一样,竟然因为太开心,充昏了头,然后一屁股坐到别人身上去的!

  「不,不好意思喔,嘻,我不是有心的——」

  「说什么客气话,你喜欢坐就坐个够吧。」

  「不行不行!嘻嘻——人家会觉得尴尬的喔——」

  「尴尬什么的?我被你坐着都不介意了,你尴尬什么的……你看,已经high了起来吧?」

  「不行喔——不行——人家都快尴尬得要死了——」

  搞不懂了呢!是大腿发不了力,还是因为腰间被缠住了的感觉?我总觉得自己站不起来呢……再试一次!再多试一次,哎唷——再多一次!嘘,算了!反正人家都说了不介意,那我还是一动不如一静,恭敬不如从命好了!

                啊——

  不要突然拉我喔!头会更昏更晃的呢——真讨厌的气味!那是烟酒混和的臭味呢!

  讨厌喔!不要碰我的腰部呢!人家怕搔痒怕得要命呢!

  「不——讨厌!嗯——不——嗯——不要搔人家的那边喔!」

  「真他妈的……只是这个叫声已够我硬了!」

  「还好吧,我都惯了,听得耳朵长茧了。」

  「你当然跟我不一样了!你是鸡爷喔!对不!」

  对了对了!除了这个猫猫哥之外,还有一个鸡爷爷呢!一直都在听这个猫猫哥的大呼小叫,几乎都把那个挺着大肚皮的鸡爷爷忽略了呢!他……等等喔!他在喝什么东西?那是我的杯子吧,不是吗?他竟然在偷偷喝我的绿茶呢!真可恶!
  「哎……」

  「呃?」

           咕——噜——胡——呜——

  哇啊!辣得要命呢!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?辣椒油吗?我到底喝了什么东西?喉咙被灸得要烧起来了!食道也要烧了!这些东西喝到肚子里,会不会把胃肠都销蚀掉的?怎么办!还有好大一泡留在嘴巴里呢!谁可以救救我?救命!救命!我不要把这些东西再喝到肚子里呢!

  「喂喂喂喂!别随便吐出来喔!那是上千元的好酒来的!」猫猫哥紧张的喝止道。

  「呜——呜呜——」我才不管那是花费千元还是万元,我只知道口腔都像火辣得很!

  「你别吐喔,你……你你你快点喂到鸡爷的嘴里!噗哈!对对对,那是他花的钱,他喝的酒!你快点喂给鸡爷喝吧!」

  「你——」

  「呜?呜——」喂?喂的意思是要怎样?喂给鸡爷爷……的话?是不是要像鸟类反刍的样子?

  嘴巴张开!张开多一点点,不然嘴里的东西会流出来的——我到底在做什么事情?我真的以为自己是一头雀鸟,在给雏鸟反刍吗?

  我是有多糊涂了?竟然在失神之间,主动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投怀送抱,更送上了自己的嘴唇呢……

  不要!不要!不要……不要把舌头伸过来!

  不要……嗯!

  放开我!谁在把我搂得死实死实的!不要碰我的屁股!

  然后,又是谁在旁边嘲笑?

  但……

  很爽呢!那根舌头太会钻了吧!嘴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它触过碰过了呢!才刚离开嘴巴的火辣触感,竟然又从那根舌尖上送回来了。太呛了,不要!我不要喝辣椒油!不要把它送回来,好吗?我都糊涂了,现在到底是谁在给谁反刍了?
  「啧,啧——啧——啧,啧啧,啧——」竟然发出这种下流声音,真的很羞耻呢!

  「鸡爷!那个废物说的不错,这女的真的不是一般料子!下边竟然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呢!」

  「呼——呼——我快喘不过气了!」

  「你都受不了吗?哇哈哈哈哈!」

  说谁是废物了?还有,这女那女的到底是在说谁?在说我吗?

  是我吗?

  我……

  啊!我到底在做什么了!为何会变成这样的?我为何会骑在这个大肚皮的身上?嘴巴里头为何还有那种呛人的味道?而且……而且,更重要的是,为何我会整个人都觉得酥酥麻麻的?头昏脑胀之外,身体每一吋都像是被火烧的滚烫!
  啊——谁在摸我的屁股了?那种粗犷的触感,就好像是头一遭遇到那个人一样,似触电了般的强烈酥麻触感霎的传遍整个身体了!不要摸了!不要胡乱摸了!那个地方不能碰的!只是,正当身体想要本能反应的绷紧起来时,我才发现自己的大腿都合不拢了,两条大腿都被身下那个鸡爷爷的赘肉搁开了来。一筹莫展之际,那只突兀的粗犷的手掌,迅速掩至我的私密之处上。

  不可以!那里不能随便触碰的!

  「不,不要……不要摸!那里……不可以!」

  「啧!为何不可以喔,小美女?」

  「我,嗯——内裤,内裤——会湿掉的,啊——」

  「你很搞笑喔!小美女,你不知道你的内裤早就湿了一大遍了吗!」

  「不——嗯,嗯啊——不要,不要——啊啊,嗯,啊——」很爽!很舒——不!太可怕了吧!这一切都太可怕了吧!明明我的内裤还穿在身上,明明我已经尽力扭动回避了,但为何他的手指还是能够不偏不倚的揉在我的私处上?那些手指还要起劲按到我的肉缝里,令到私处不断跟内裤磨擦起来,感觉粗糙得令人难以承受,令人浑身发麻,颤跳不已。

  「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呢!只是随便摸一下而已,下边都已经湿成这个样子了!」
  「嗯嗯——嗯,嗯啊啊——不,不行——不行不行,嗯,不行了——」
  「那叫声真让人受不了呢!鸡爷,这女的一定不是蚀本生意呢!」

  很爽!下边的感觉很爽,肉缝被不断磨擦的感觉快要爽死了!还好身下有一个大肚皮垫着,瘫软的身体总算有个肉肉的依靠「不行,嗯,嗯啊——不行,嗯,人家——嗯嗯嗯嗯,嗯——人家,嗯啊,不行了——」为何会变成这样的?到底谁在乱摸人家的私处,还把手指插到肉缝里头乱挖了?呜,是谁都不重要了,人家舒服得要死了呢!

  「胡——呼——我几乎被她的奶子闷得喘不过气了!」

  「他妈的越挖越多水呢!这女的真够淫荡呢!」

  「嗯,嗄——嗄,嗯,嗯啊——嗄——」才不是呢!人家才不是淫荡,要不是下边被乱摸乱挖……不行!真的不行了!再这样下去的话,人家……充昏了头的强烈愉悦感觉,终於在一刹那之间来到顶点,脑袋迅即空白一片,整个身体好像被挖空挖净了,什么都感知不了,只有私处传来的激烈抽搐漫延全身,不再受控一样的不断颤跳痉挛。

  很爽喔……

  就是这种爽得晕了的感觉!上次……

  人家记得,上次就是这种感觉呢!

  「啧——啧啧——嗯,啧——」

  「哈!竟然还吃起来了!」

  「啧啧,啧——啧,啧——」嘴巴里的是什么东西来的?舌头缭绕之间,那个细小的外形似是熟悉却又陌生得很呢!还有,那个味道也是似曾相识呢!不,这个不是……肉棒呢!我记得肉棒的味道来得还更浓烈,外形还更粗壮,舌尖能够感受得到上头那些血管的颤跳,还有那颗龟头的光滑质感,让人爱不释手,嘴馋不已的一再吸吮的呢。

  不过,现在嘴巴里这种幽幽清淡的腥臊味道,细尝起来,还真让人羞涩呢。
  「我的手指好吃吗?自己的淫水好吃吗?」

  「嗯,好吃——啧,嗯——好吃——」

  「手指都吃成这样了,那……喂!把脸转过来!」

  「……嗯?喔,知道……」

  嘻——扭了头转了脸,那一股下流的腥臊气味立即扑面而来了呢!那个气味很强烈呢,好像闷了一整天一整夜,汗臭尿臊都混和起来了,呛得直入脑袋呢!
  「你喜欢吃的话,我这边还有……哇啊!」

  那些说话我已没心思细听下去了,因为——姚小唯,你发疯了吗?你发什么疯了?你知道现在自己在做什么事情吗?怎么把那些丑陋东西吃到嘴巴里?你……竟然有一根大肉棒放在面前了,人家已没心思顾理别的!那个味道真的很棒呢!人家最喜欢这个味道了,臭臭的,有点腥臊,有点下流!只要吃起来了,人家都不想要停下来呢。

  「哇啊!爽——爽啊!这女的,喔噢——这女的太会吸了!」

  你听见吗?人家猫哥哥在称讚你喔!你不是很喜欢受人称讚的吗?还不落力一点吗?

  不要!

  姚小唯!你……

  「啧——啧啧——嗯,啧啧啧——啧啧,呜嗯——」

  嘻——猫哥哥的龟头很敏感呢!只要人家的舌头舔一下而已,整根肉棒都会在人家的嘴巴里不断颤跳呢!而且,只要人家用力的吸吮龟头,猫哥哥更会忍不住弯腰往后退缩呢!嘻——那个动作真的羞耻得可爱呢,害人家更加兴奋了。
  「哇——哇哇哇,这女的——不行——不行——」

  不行了吗?嘻——那人家要更卖力了!

  「啧啧啧——啧啧——嗯,啧啧啧——啧啧,啧啧啧——」

  「呜,呜呜——啊!要来了!」

  把整根肉棒一吃到底,刚靭的阴毛夹在唇边,感到龟头正好顶在喉咙上的一刻,唇上立刻感到肉棒根部突然膨涨起来了,那种膨涨迅速延至茎部,然后转瞬之间,喉心一痒,那颗包覆在喉咙里的龟头喷出了滚烫滚烫的精液,直把整个口腔都灌得满满。

  「呼呼,啊,还在吸——呼呼,呼——」

  耳里听着猫哥哥的喘气声,纵使依依不舍,那根肉棒也在缓缓的离开了!但,不要紧呢!现在嘴巴里头,满满都是腥臊黏稠的精液呢!那个浓烈味道,那个绵滑质感,还有瞬间回甘的灸热触感……咕噜!精液的味道真的很羞耻呢!哪有女生喜欢这个味道的?嘴角还有呢,用手指把它推到嘴巴里好了。呃?原来人家的胸口上还有好几滴,嘻,不能浪费呢!

  「呼——他妈的!他妈的很爽!我从没试过这么快射出来的!」

  「听你吹牛!是你有早泄问题吧!」

  「神经病!鸡爷,我告诉你,我上过的女生不少,没一个像这个女的厉害!不信你试试看!」

  「啧……来,张开嘴巴。」

  「嗯——」鸡爷爷为何要看人家的嘴巴?嘻,不会是要检查人家有没有蛀牙吧?

  「全部都吃下去了喔?」

  「嗯?」原来说的是猫哥哥的精液喔「呵,全都吃了喔。」

  「喜欢口交吗?我这边还有喔,你自己过来搞定。」

  这个鸡爷爷真的很懒惰喔,已经一整晚动也不动的坐着,现在连裤子都懒得动手脱下来喔!真讨厌呢,还要人家把脸埋到他的跨下……讨厌喔!明明裤子都肿了一大包,摸下去都是鼓胀鼓胀的,不知道鸡爷爷忍耐多久了!既然这样,好吧,我要好好的做!这个皮带扣要先解开来,然后是裤头钮扣了,很紧呢,不知道是肚皮还是里头的肉棒撑着呢?好了,然后把链子都拉下来,要小心奕奕的,太粗鲁了会把里头的肉棒吓怕的呢!

  鸡爷爷穿的是四角裤呢,虽然松松的,但还是被撑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呢!顶端已经湿了一小块了,看来鸡爷爷真的忍耐很久了呢!呜——气味比刚才还更浓烈呢!对了,这个四角裤要怎么脱下来?怎么办?鸡爷爷只是死盯着人家,也不愿意帮忙一下!

  要人家怎么办?都要吃到嘴唇边了……

  不管了,就算隔着裤子,人家也要吃下去呢!

  「哼!这女的真不是一般的淫荡。」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你自己看喔!」

  「哇啊?隔着内裤都要在舔喔?」

  听起来真的很让人羞耻呢,但……但人家就是喜欢吃肉棒的味道喔!谁叫鸡爷爷都不帮忙脱个裤子,不然要人家怎样了!

  「喂喂,小美女,喂——小唯小唯!」

  「嗯——嗯?」突然喊我怎么了?

  「喂!小美女,你真的那么淫荡喔?很喜欢给男人口交吗?那,鸡爷的大屌怎样?味道好吗?还是臭得要死了,哈哈!」

  「……呃?」一口气说了那么多问题,人家哪里反应得来「很臭?哈哈,但人家很喜欢喔。」

  「你听见吗?他妈的还说很喜欢喔!你听见吧!你听见吧!哈哈!这女的不得了!真行!」猫哥哥的狂野笑声很刺耳呢,然后,他突然捏着我的两手,引导来到鸡爷爷那个被我口水沾湿的裤裆上,一边说一边指导我的动作「来来来,我教你!这边还有这边,把它拉开来,裤子这里有一个开口的!你看,这才是鸡爷的大屌!这样你才可以给鸡爷口交的!」

  「喔!喔——谢谢喔!」真是大开眼界了呢!原来四角裤上有这种秘密小开口的!

  「还谢我了?你继续吃你最喜欢的大屌吧!」

  对了,回过神来,才发现刚才一直隔着裤子拼命吸吮着的,竟然是一颗如鸡蛋般大的龟头呢——

  「先把它含着,然后我再教你怎么令到鸡爷舒服!」

  「嗯?嗯——」这样子吗?嘴巴张到最大,把那颗大龟头吃到嘴巴里后,差一点呼吸不了,然后……不知道谁在按我的后脑勺,大概是猫哥哥吧!只知道恍神之间,一推一进,那颗大龟头已经滑到我的喉咙深处!还来不及拿捏分寸,我的头部又被拉开来了,然后,又是一推一进,然后又是强行拉开,一推一进,强行拉开,一推一进,强行拉开……

  嘴巴很痠喔!

  鸡爷爷的样子很享受呢,原来鸡爷爷喜欢这种方式的喔?

  真讨厌呢!看着那根肉棒在自己嘴巴里没出没入,不断挤出黏稠黏稠的口水,就算嘴巴再痠,还是觉得很满足呢!但这样子把人家的嘴巴当成小穴来抽插,害人家都喘不过气了……要抽插的话,人家下边的小穴还是空着的呢!不知道猫哥哥还要作弄人家到什么时候了,刚才还在起劲的揉弄人家下边,现在射了一次了,爽完了就不再顾理人家下边的感受了。

  「他妈的!她这个样子真让人受不了!」猫哥哥突然停下动作了,发着牢骚的道「哎唷!赤赤痛喔!」

  赤痛?哪里赤痛了?

  「喂!谁叫你停下来的!」

  真讨厌喔!稍一分神,害我被鸡爷爷责骂了!好吧,既然没了猫哥哥的帮忙,人家只好自己努力了——要像刚才一样,让鸡爷爷把人家的嘴巴当成小穴的干吗?那,首先要把鸡爷爷的大屌吸得紧紧的,然后要缓缓的吸到嘴巴里去,再一边吸得紧紧的抽出来吗?嗯——鸡爷爷的龟头真的很大一颗呢!如果这颗大龟头插到下边的小穴里去,人家一定爽得受不了呢!

  「啧——啧啧啧——啧啧啧——嗯,啧啧啧——啧啧啧,嗯,啧啧啧——」
  「哇啊——你说得不错,阿猫!这女的,嗯,很厉害!不是一般,嗯——的厉害!」

  「对吧对吧!她真的很会吸,比你手下那些像死鱼一样的妓女还厉害!对不?」
  「嗯,呼——对!差不多了——嗄!很久没试过这么舒服了,嗄——」
  嗯?

  怎么了?

  鸡爷爷突然热衷的一手抱住人家的脸蛋,另一手握着大屌,然后……啊!红润的大龟头上,那颗小小的马眼突然射出了一大泡精液出来,全都不偏不倚的喷到人家的脸蛋上了。怎么办?脸上都是满满的精液呢!这个鸡爷爷真的很坏喔,都不射在人家的嘴巴里,害人家还在那边期待什么时候能够吃到呢!

  「哇,干!干他妈的,竟然还把精液捎到嘴里吃了!呼——」

  说什么话了,人家可是吃得嘴巴痠了,才能把鸡爷爷的精液搾出来的呢!哪可以随便浪费掉了!

  「他妈的要痛便痛一次了!这女的不干白不干了,对不!」

  人家还在专心清理脸上的精液时,恍神之间,身体突然被抬起来了,然后感到身下一凉——那种令人神魂癫倒的愉悦触感再度传来了。

  「干!真是干他妈的!比刚才还更湿了!这女的真不是一般的淫荡!」
  真讨厌呢!不要只是一直嘴巴说干说干的,好歹也要真正付诸行动才是呢!人家……可是等得急了呢!

  「鸡爷,你不介意小弟先拔头筹吧?我可是硬得痛死了,不好好干她一次不行呢!」

  「请便。」

  「别说我没事先声明,我可不会用套子的!我阿猫从来都不用那种东西的!」
  「随你的便。」

  「嗯啊,啊——啊,很爽,啊——啊啊,很爽,干得人家很爽——」

  「咯咯——」

  「不好意……呃?」

  「啊——啊啊,嗯——啊啊,啊——」

  「他妈的怎样了?」

  「呃,我,我……来收拾一下的。」

  「收拾?干你妈的爽快一点!」

  「……呃?系!」

  「嗯啊,啊——啊啊,啊,啊——」那个光线很炽眼呢!房门开了吗?这个人是谁?他蹲在我的旁边正在干什么?这个并不是鸡爷爷的样子呢,难道是猫哥哥吗?不对喔,他正在后边卖力的干人家的小穴呢!那,这个人是谁了?他穿的这个是制服吗?他是这里的……对了!他是刚才跟人家对眼的那个侍应生呢!
  「喂,你他妈的要收拾多久?」

  「呃呃,呃……快的了快的了!」

  糟了糟了!真的很害羞呢!人家的奶子都跑出来了,还被干得浑身软呼呼的时候,竟然被陌生人撞见!要人家以后怎么敢再来这家KTV唱歌了?最讨厌的是,小穴里头那根肉棒要动不动的抖来抖去,害人家感觉忐忐忑忑的,上不了天下不了地的吊人胃口。

  「嗯,不——不,不要……」

  「怎么样?看得很爽吗?有兴趣的话,二千……不!五千元就能干她了喔!」
  「呃,不不不,呃……」

  「干你妈的不不不!不干还不滚喔?」

  当那个侍应生落荒而逃,房间门徐徐关上,眼前一切再度变得昏暗的时候,那根插在小穴里头的肉棒再度抽动起来了——对了对了,现在没有半个陌生人了,这样子,人家才敢於放声浪叫的呢,对不对?人家可是有矜持的女生来的!对了对了,就是这样大力大力的干,人家的小穴就是喜欢被大肉棒狠狠抽插,这样子,人家才爽快呢!

  「嗯啊,很爽——爽,啊,再大力一点,啊——啊啊,很爽,啊,干得人家爽死了——」

  「呼——」身体软软的发不了力,整个人几乎都站不稳了。

  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,脸蛋红红的,眼皮半掩的,脸上鼻上都有一点紧緻感觉,额上一小撮浏海都被乾透的精液黏在一起了……这个样子真的很讨厌呢。原来刚才,人家就是这副样子的被他们干得死去活来呢。不知道乾透了的精液还有没有味道呢?真想把自己的脸蛋舔过一遍呢。

  哎唷?

  不说起来,也想不起小穴里还有一大泡精液呢!而且那是两个人的份量来的!真糟糕呢!明天要吃一颗避孕药才行了!要不要现在把它们挖出来了?呃——不行不行!现在的话,手指一放进小穴里头,身体又会失控起来的了。

  但……呃?

  怎么办?只是想一想而已,小穴又变得痒痒的呢!

  不行不行!爽快的洗一个脸好了!

  「哇啦哇啦——」

  满脸都是精液的青涩味道呢!

  「砰——」

  什么声音?

  「小姐!小姐——」那是似曾相识的男声呢。

  「嗯?」抬头之际,才发现那是刚才的侍应生「什么事了?嘻——难道我跑错了男洗手间吗?」

  「不!你……」侍应生回身好好的把门关上,然后才说「小姐,你真的没事吧?」

  「我吗?哈,我有什么事?」

  「我不知道你只是喝醉了而已,还是被那两个人下迷药了,你刚才……你……」

  「刚才?我刚才……怎么了?」没头没尾的说话,引领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重温一遍「喔,我知道了!你不要听他们乱说喔,人家可不是妓女来的,嘻——人家不会收费的。」不对呢!这么说的话,那岂不是说自己是免费妓女了吗?但人家不是妓女,也不用收费的呢……哎唷,不管了!这些事情真是越说越糊涂,也是越描越黑的呢!

  「呃……」侍应生端了很久,才吐出另一个字「你……」

  「但人家现在真的很累呢,不过……嗯,如果你真的急了,人家还是可以勉强用嘴巴的呢。」

  「小姐,你现在真的很神智不清呢!你……我找个地方让你休息一下!放心,我会跟那两个人说你从别处离开了的!」

  人家才没有……我很神智不清?我现在神智不清吗?不对呢——侧目一瞥,镜中那个身影的确是我呢!虽然脸蛋红红,眼皮半掩的,脸上还有一滴滴清澈水花,但那个人真的是我来的呢!我虽然很单纯而且笨笨的,但我可没有糊涂得把自己的样子搞错呢。

  「嘻——胡说喔,人家可是清醒得很呢!不信吗?人家可以证明给你看的喔!」说着,我的手心一掩,摸到了这个侍应生的胯下。平平无奇的呢,啊,对了,男生的这里是需要一点点刺激,然后才会变成那个朝天直指的可爱样子的呢!
  「小姐你——等等!你——」

  左闪右避之间,我还是熟练的拉下了他的裤链,一把潜入到里头那个温热温热的密闭空间里。

  「你——神经病的!」

  如雷贯顶的一声喝骂后,侍应生狠狠甩开了我的手,急不及待退避三舍的退开了来——当下,他的眼睛里带着种种恐惧、疑惑、气忿和不安,然后没再说话,三步作两步的离开了。

  什么事?

  发生什么事了?

  我……做了什么好事出来了?

  这一刻,我真的没有神智不清!我很清醒,不,应该说现在比刚才还更清醒一点。但更清醒了后,我才更搞不懂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出来?这个人——镜中那个脸色被吓得涮白了,瞠目结舌的样子,这个人真的是我本人来的吗?

  我堕落了吗?

  今天的我,要怎么面对当天被侵犯的那个自己?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17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