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传统教师妻子养成记】(02)【作者:马有氧】
字数:45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她哭得梨花带雨,我直挺挺的小弟弟不得不鸣金收兵。

  祸福相依相伴,内心不知所措时,眼睛却丰衣足食。

  她跪坐在床上,睡衣轻拂于身上,介乎于脱与不脱的诱人模样。衣半遮着胸,奶子不算特别大,正常水平,奶头塌着,想来性欲已消散殆尽。

  大腿根部夹着,只能看到前院的阴毛,沿着臀部诱人的曲线,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压在不胖不瘦正正好的嫩白大腿上,顺腿而下,那肉肉的粉白脚丫子与指甲上涂着的红色指甲油搭配的恰到好处。

  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臀啊,若在臀前加上一美字,在美字前加上极品二字,也完全说得过去。当时我们同寝室的舍友,就曾意淫过这屁股。我亲眼看着他的裤裆随着对于这臀儿的描述,鼓起山包。所以我给他起个外号:阿丘。

  不过哪怕现在阿丘站在这里,也不会变丘了。

  因为她的哭声越来越大,男人都是怕女人哭的,尤其在这种我的未知领域里。
  她似乎意识到自己坦胸露乳。手不再抹眼泪,而是麻利的把扣子系上。把被子扯过来盖在下半身,并探着身拿脱在床角的红色内裤。

  随着她身体前探,被子已遮盖不住后面露出的臀,看到这一幕,我的小弟弟似乎又回到那个花花世界,摇摇晃晃准备变身花花公子。

  她已将内裤抓在手里,准备在被子下穿上,穿之前转头看我,好像在观察我能不能窥探到她的屄。与她的小气相比,我的大度显得无比霸气。因为小弟弟变大时的摇摆,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  她好像在看怪物一样,看着小弟弟由娇羞变得骄傲。她呆住了,甚至忘记抽泣。我不知道女人看到男人的阴茎会有什么奇妙感觉,但是我知道渴望繁殖后代,是我们基因里天生带着的,我们喜欢和美女(帅哥)交配,努力赚钱、整容、健身,去找个称心如意的老婆(老公),说到底也是为了这个种族人丁兴旺。
  我对着毛主席发誓,她的脸在那一刻红了。虽然我刚刚对她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,她看得入迷,半分钟才缓过神,低头看看床单上的血渍,小腿收起,头深埋在被子里,抱着膝盖痛哭起来。

  这时候我真的硬不起来,只能找条内裤穿上,刚套好一只腿,发现她动作十分迅速,瞬间在被子里穿好内裤,穿上睡裤,然后下床拿起自己的衣服,进了卫生间。

  我也只能把衣服穿好,正在纠结穿不穿袜子的时候,她从浴室出来了。饶过我,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箱。

  天已经很晚了,在陌生的城市,我怎么能让她走呢。或许和我在一起更痛苦?不过我已猜到她在想什么,追她的时候写了那么多信,时常在琢磨关于她的一切。
  此时我一点欲望也没有了,我拍拍她的肩膀,想让她面朝我,却听她抽泣道,「别碰我。」

  我很生气,但看到她无助的背影,柔声道:「你转过来,好吗?」

  她转过身,眼中泛泪,眉头微皱,牙齿咬着嘴唇,怒气冲冲的看着我。
  我的心就像化了。不知道哪里来的酸楚,是前女友的离开?是追她时的憋屈?是小弟弟突然缴械后的失望?还是被她的情绪感染?我不知道,只是眼泪决堤,一个大男人,哭的眼泪婆娑。

  她看到我哭了,或许是母爱泛滥,竟然抬手擦去我的泪水。

  眼泪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。刘备就靠着会哭,三分天下得其一;严嵩就靠着会哭,权倾朝野害忠良;所以遇事不决,不如哭一场,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可自古男儿皆委屈啊。王尔德说过一句话:世界上所有的事情,都和性有关。我们就为了祖宗给的这根鸡巴,一辈子拼命活着。

  我缓缓把她搂入怀里,她的脸侧靠在我的肩膀,双手垂着,没给更多反应。
  「你想把你最重要的东西,给值得你托付一生的人,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?」我声音低沉,一字一句说道。

  她没言语,猛地推开我,继续收拾行李。她或许觉得,我给不了她幸福。此时的我都开始对她无感了,说道,「你去哪里,都是你的自由,但今天太晚了,明天早上,分道扬镳。你睡床,我睡卫生间,我保证离你远远的。」

  说完,我并没有等她反应,径直走进卫生间。我只能靠听判断她的动作,我听到旅行箱拉链的声音,鞋底与地板的摩擦声,短暂的安静间隙后,是旅行箱拖行轮的声音。

  她要走了。

  我冲出卫生间,看着她的眼睛,说道:「你肯定对我有好感,或者喜欢我,或是一瞬间有爱我的情愫,这都是美好的回忆。我真的担心你的安全,因为深夜很危险,如果你曾喜欢过的男人一点好处也没有,你会选择和他在这里相会吗,听我一次话,我只求你一次,明天再走,好吗?」我故意把「明天再走」四个字说得特别重。

  她看着我,表情缓和不少,抽泣也停止了。终于她放下行李箱,一屁股坐到床上,开始玩手机。我走向自己的行李箱,准备掏出iPad,在卫生间打发无聊的时间。

  我瞟了一眼,她正在用12306买票。

  绝望过后,也就释然了。此刻我没什么私心杂念,那就该回家回家呗。坐在马桶盖上,寻思看个电影。当我环顾四周时,发现她带来的各类洗漱用品罗列在那,其中一款没有拆封的男士洗面奶被我发现,我瞬间觉得自己为什么只想着啪啪啪呢。

  那天晚上我看的是《角斗士》一开始我还听听她在做什么,后来也忘记了,只因这部电影很精彩,而我也不报什么念想了。

  看完电影,时间已经凌晨三点钟。我也困了,觉得自己好窝囊躲在这里,又看到那瓶男士洗面奶,觉得自己急功近利,不是东西。

  就在这时候,「你出来吧。」这是她的声音。

  以前她离我很远,我们都是聊微信或者打电话,她的声音我很熟悉,但这次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。

  佳人有话要说,我只好离开「小窝」。

  「你坐过来。」她声音很小,却很坚定。

  我没吭气,坐到床旁的椅子上。

  她问我,「你会好好爱我吗?」由于我打开了卫生间的门,此时的房间内不算漆黑。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眼,她的眉。

  「会。」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答道。

  「永远吗?」她问得很急促。

  「永远会。」

  此时此刻,我不知是被她给我的与众不同所吸引,还是被她不同以往的温柔声音所打动,还是被她的翘臀或是白皙的皮肤所迷惑。总之我不是撒谎,我答的很认真,我想爱这个女孩永远。除非她不爱我,不然我不会抛弃她。

  「我怎么知道……你会,你永远会。」她的声音断断续续,显得有些犹豫。
  「不要相信别人的嘴,只能看他的行动,不是吗?」

  我笑了,笑得很灿烂,因为她笑了。

  「你洗漱了吗?上床睡吧。」她柔声道。

  我又洗了个澡,但没有拉开帘子,真的有点不敢。准备上床的时候,我一边想不能被她小看,一边考虑演戏就要有始有终。所以我穿好内衣外衣和鞋,拿了浴室的大毛巾当被子,躺在床上。

  躺了一会,她坐起身,问我,「你这样睡能舒服吗?」

  「这样睡好,你也放心。」我懒洋洋的答道,一是赌气,你不是要个正人君子,那我索性就做柳下惠,能做多久不知道,我还就见不得热脸贴你的冷屁股。二是我真的困了。

  我基本上已经睡着了,迷迷糊糊马上就要见周公了。却感觉有人脱我的鞋,我心想,「脱鞋也好,睡得还能舒服点。」可鞋落地后,裤子也被操控了。
  我猛地坐起来,莫名其妙的看着她。

  「你别多想,我就是想让你睡的舒服点。」她的声音真的变了,每一次都那么温柔。

  「谢谢您,太客气了。我自己来。」

  她被我的「正式」对答逗笑了。

  听见她的笑声,我居然有点兴奋。我三下五除二脱掉外衣,盖上浴巾再次躺下。

  我睡着了,当我被尿意憋醒后,才发现自己进了被窝。我转头看向她,她面对我,闭着眼睛,几缕发丝散在脸上。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
  我们俩离得有点远,中间的被子好像一个撑起的布袋,我怕风灌进来,于是把被子掖向她那一边,起身上卫生间。

  上厕所的时候,我看到那摆着一瓶擦脸油,于是我丰富的想象力引导我由擦脸油想到精油,由精油想到按摩,由按摩想到AV女优,再把女优替换成与我一墙之隔的她,再把我想成那双按摩的手。

  爱因斯坦说,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,我由衷佩服这句话。当我硬着鸡巴走出卫生间,才发现她坐在那里看向我,似乎在等我出来。

  夏天,脱掉裤子就是内裤,扒掉我的裤子,你还要我穿多少呢?

  于是我的异常再次被她发现了,有了之前的经历,加上还处于演员状态,我躺回床上,抓起浴巾盖在下身。

  她此时坐在我身旁,转过头低着眼看我。「你睡过别人吗?比如说她。」
  我明白她想说我前女友,却不接招,「没有,不然你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吗?」
  女人这种动物,千万不能说实话。不知道大家看过《非诚勿扰》(电影)没有,舒淇让葛优说自己的缺点,葛优先说没有,舒淇却说人不可能没有缺点,于是葛优说,你的眼睛长得有点开,像比目鱼。(请脑补舒淇的样子)舒淇马上不高兴了。所以我把自己的躲闪与之后的假话,统称为善意的谎言,我说真话,不仅伤人,还会破坏气氛,世界上有几个人没有过去与阴暗面,我选择抓大放小,大事不糊弄,小事别认真。

  她不满意我的回答,接着问:「你把它。」她指指我的裆部,「放进她那里面去了?」

  「没有,你说的这个人不会同意的,很保守。」我这样回答,是有自己打算。她让我放进去了,哪怕只是蹭蹭,她也同意了,可我说前女友却不同意,只会让她产生两种看法:结论一:她比前女友更不自爱。分析一:她能问我这样的问题,明显就是在乎我,所以怎么可能自认为品德上不如情敌呢?第一种可能性不大结论二:认为前女友不够爱我,或是前女友太愚昧,而她却是二十一世纪新女性。分析二:她一但这样说,也就是从侧面肯定了啪啪啪这种行为并不是可耻的,而是时代的,是大部分人都在做的。对于现在这个场景而言,我认为结论二更有可能。

  哪怕她来个中间派,结论一二各占点,那我也没露马脚不是?

  看她在思考,我赶忙加上一句,「她好像活在清朝的人,但也没什么错。而你这次的遭遇,完全怪我一个人,是我做的不对,没有为你考虑更多,害你不开心。也不多说了,以观后效吧。」

  「清朝早就亡了,刚才的不愉快我也忘了,我不是讨厌你,只是我怕得到以后再失去。你明白吗?」她没有再用温柔的语调,严肃的看着我。

  「我明白,摩登女士。再睡会,睡好了我带你去逛西安。」与她斗智斗勇耗费我不少精力,上下眼皮打得不可开交。

  她柔声道:「我怕你今天没有精力逛西安了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